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村妇

    看电影导航

    村子里除了新鲜的空气和秀丽的风光外真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的没什么可以让人太过留恋的地方,即使这里是生你养你的地方,城里的孩子根本体会不到,因为这里太穷了。 努力的学习吧,村长说我是块学习的料,只有考上大学,走出村子才能有好日子过,我能考得上么?以后真的会有好日子么?到底什么才是好日子?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在城里多多的挣钱,再回到乡下喝泉水吃纯天然的食品呼吸新鲜的空气才是真正的好日子。 今天学校来了一个十九岁的实习老师,是省城派来支教的,姓李叫李彦彬,教数学的,在理化方面对于我们这样的村子来说也算是很有造诣的高材生了。 而我妈妈的厨艺在我们这算是相当有名的了,谁家来个亲戚都找妈妈帮忙去炒几个菜,收个小红包就当贴补家用了。 村长怕李老师吃不惯我们食堂的东西,就让李老师经常来我家吃饭,我们一家和他相处的也不错。 记得第一次见李老师的时候,真的是非常羡慕人家,身上的衣服都是正品的耐克阿迪,穿的都是科比的球鞋,他说科比是他的偶像。 做人也不吝啬,每次来我家都会买点东西,我也沾了不少的光。 近水楼台先得月,有老师经常在身边教导,本来成绩就不错的我更是突飞猛进,在班级里近乎无敌的存在。 当时我觉得他是为了感谢妈妈每天给他换着样的做好吃的,李老师只要去镇上就会给妈妈带些小礼物,告诉妈妈城里人都是怎么打扮自己的,慢慢的我发现天生丽质的妈妈也真的开始打扮自己了。 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妈妈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那天放学之后,回到家的时候爸爸还没回来,而李老师正在家里看电视,一进屋就闻到一种难闻的怪味。 「儿子回来啦,妈做饭。 」「怎么才做饭啊,妈,屋子里什么味啊。 」「啊,刚才猪跑进来了。 」「谁不说呢,刚才猪跑进来一阵乱拱啊。 」李老师的脸上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笑容。 这个时候我只觉得妈妈的脸上红扑扑的,吃过晚饭,李老师呆了一会就准备回宿舍,就在他出门的一刹那,我无意中发现他好像摸了妈妈屁股一下,那个时候我就是傻,心里的疑问转瞬即逝,妈妈和李老师怎么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妈都45岁了,虽然一个农村女人结婚早,可是生我的时候都快30岁了,而李老师还不到20呢,是妈妈的晚辈,个子还没我妈高,也许是因为屋子小的原因无意中碰到了妈妈的屁股吧,一定是我想多了。 那时我一个农村孩子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恋母恋熟一说,二十岁甚至是十几岁的小男人会疯狂的迷恋四五十岁的老女人在我心里一定是不可能的。 不过说真的,妈妈最近这段日子确实心情挺不错的,家里的伙食水平也彻底上来了,炖鸡啊,红烧肉啊,排骨什么的,几乎每天都能吃到一样可口的肉菜,我也知道这是沾了李老师的光。 「玉珍在家么?」「哎呀,是村长啊,快进来,别在那杵着,小豪快给马爷爷沏点茶水。 」「不用了,刚在家喝过。 」「啥事儿呀马叔儿,还劳烦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 」「给你再拿点钱,都是村里出的,多买点好吃的,不许抠抠搜搜的。 我听咱村儿的学生说,人家李老师虽然年轻,可是教学水平可比其他的老师高多了,不愧是省城来的啊。 」「马爷爷,李老师的教学确实和别的老师不一样,不像有的老师那么死板,我们也都愿意听他的课。 」「我就说是吧,玉珍呐,你不懂啊,为啥咱这么落后?没有知识不行啊,俺在电视上看到南方不少的村子都是叫什么机械化种田,养猪的养牛的都上百头啊。 还有的村子镇子都搞什么旅游,都没出村就把钱挣了,人家都富了,你再看咱,都怪我这个村长,啥也不是呀,哎……」「马叔,您别这么说,这些年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不都得您老啊。 」「俺老了,以后村子能不能富起来,就看这帮娃了。 马叔的意思是,要是马老师能多留些日子,这帮娃就有希望了,能多出几个大学生,咱村就有希望喽。 」看着马爷爷离开时那苍老的身影,我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用知识帮村里致富,人穷志短这是真的。 第二天妈妈拿着马爷爷给的钱到村子里的林家肉铺割了几斤猪肉炖上了,让我用家里唯一的座机给李老师打了一个电话,也就半个多钟头,李老师就拎着几样水果进来了。 「李老师你咋又买东西了,这是啥水果呀。 」「婶子,这是我在镇子上买的榴莲,这是台湾青芒,这个是西瓜。 」「去你的,西瓜婶子还能不认识,咯咯。 」「婶子,我帮你洗菜,小豪先学习,有什么不会的再问老师。 」「嗯。 」不一会的功夫,父亲也回来了。 「叔回来了。 」「啊,李老师也在啊,我说玉珍你咋这么不懂事,让人李老师帮你干活?」「没事的叔,我也不算是外人了。 」「老头子,今天活咋样?」「没啥活,要不能回来这么早么。 」「早点回来也行,赶紧吃饭吧。 」父亲在镇子上打零工,已经50多岁了,也挺不容易的,姐姐已经嫁到邻村了,就剩我这个还在上学的儿子还让人操心,如果不是为了给我攒钱上大学,也不至于这个年纪还在外面拼搏。 「叔,整一口。 」「哎。 」「叔你慢点喝,整一小口就行。 」「现在老了,要是二十年前,就这小烧,叔是一口一杯呀。 」「这酒真比城里卖的那些个高档酒精强的太多了。 」「那是啊,老张家的小烧可是纯粮食酒,都多少年了。 」吃过晚饭,李老师给我讲解了几道难题,父亲躺在炕上睡觉,我在看着喜欢的综艺节目。 「李老师走啊,再坐会吧,」「不了叔,我得回宿舍了,您好好休息。 」「老婆子送送李老师,水果给李老师装点,带着手电,外面黑。 」「行,你就别操心了。 」大概半个多小时吧,妈妈回来了,嘴里还哼着小曲。 「咋这么半天才回来啊。 」「啊,和李老师聊了一会,把村长的意思和他说了,他答应会尽量延迟支教的日子,在咱这多呆些天。 」「哎呀,那可太好了。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晚自习前本打算问问李老师几道数学题,也好在同学面前显摆一下,可李老师并没在办公室,教我们语文的刘老师说他刚刚走。 又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放学了,虽然我也挺爱学习的,可还是盼望着铃响的那一刻。 「妈,我回来了,今天做啥好吃的了。 」刚进屋就听到了妈妈的笑声,看到我回来后紧张的向下拽了拽衣服。 「儿子回来了,马上就开饭,妈妈做了你爱吃的炖鸡。 」「我爸呢。 」「你爸打电话说晚上不回来了,这两天镇子上活挺多的。 」「赶紧吃饭吧,我都饿坏了。 」我光我狼吞虎咽的吃着妈妈炖的小笨鸡,今天李老师吃的也比平时多。 「你们俩慢点吃,我又不和你们抢。 」「婶子炖的鸡真香啊,就像……」「咳咳……」「我真得多吃点,都说吃炖鸡喝鸡汤最补身体了。 」「啊……」李老师今天怎么了,说话的样子怎么看起来那么邪恶呢。 「婶子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这就走啊,要不今天晚上别回去了,你和小豪睡一屋,晚上也帮他多补补功课。 」「这……方便么。 」「有啥不方便的,就当保护我们娘俩了。 」「那好吧。 」也许是学习累的吧,这一觉睡的可真香,醒来的时候太阳就照在我脸上。 「李老师,几点了,李老师,李老师……」身边没人,被窝也是凉的,李老师去哪了?穿上裤子,来到妈妈那屋,她还躺在炕上熟睡。 「妈,都几点了,你咋还没起床呢,李老师呢。 」「都这么晚了啊,哎呀睡过头了,李老师不是在你那屋呢么,我咋知道他去哪了,可能是看你睡的香怕打扰你,一个人去学校了吧。 」到了周末,我决定去山里采点蘑菇,自己家吃也行,拿镇子上去卖也能赚点儿,父母一直都反对我上山,怕有危险,可我还是一步一步的向大山的方向走去。 刚躺过一条小溪,想穿过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那边有奇怪的声音,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人吧,好奇心驱使我偷偷走了过去,这一眼可把我彻底的惊呆了,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只见树林里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正扶着大树撅着大屁股晃动着自己又白又肥的肉体,而她的上身赤裸着,下面穿着我从没见过的长筒黑色的袜子和高跟鞋,哎呀哎呀的叫唤着,身后的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上,一边摸着女人的大乳房,一边向女人的逼里使劲的捅。 这张脸很熟悉,是李老师,就在这个女人回头撅着小嘴向男人索吻时,我彻底的惊呆了,他身下的这个女人竟然是我的妈妈曹玉珍。 「啊呀,我的小婶子,太他妈爽了,跟你做爱实在太爽了,好几天没操你了,可憋坏我了。 」「啊……婶子也是,好人,我的好彬彬,使劲干婶子。 」「婶子的屁股好肥奶子好大,真想一直摸你一直干你。 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生了两个孩子,逼怎么还这么紧,真好。 」「摸吧,婶子这一身肥肉都是你的,使劲干婶子,哎呀……哎呀……」「婶子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哎呀……哎呀……婶子又来了,哎呀……想射就射吧。 」我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不伦恋的两个人,射精之后他们紧紧地搂在一起,一边亲吻,李老师一边抚摸着妈妈刚被他内射的地方,两根舌头不停的在对方的嘴巴里搅动,吸允着对方的口水,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裸体。 我的妈妈背着爸爸出轨了,出轨的对象竟然是我的老师,这怎么可能,不应该啊,他们的年纪差那麽多,李老师一直是我的偶像,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和妈妈这样的村妇做这种事。 我忽然想到了那次无意中看到李老师摸妈妈的屁股,这根本不是偶然,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搞在一起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想出去制止他们,狠狠的打李老师一顿,可如果我真的撞破他们,妈妈以后会怎么面对我,会不会做什么傻事,看妈妈的样子根本不是被迫的,她在享受,这个时候我真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 「舒服不我的好婶子。 」「嗯……好舒服。 」「婶子我爱你,让我亲亲你的大奶子。 」「婶子也是,婶子和你叔过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和你在一起一分钟幸福。 」说着妈妈捧起自己的一颗大乳房,把乳头主动送到李老师的嘴边。 「是么,我叔真的不经常操你么?」「哎,别提你叔了,一年弄一两回就不错了,我刚有感觉他就射了,你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啊,就像蚂蚁在里面爬似的,一宿都睡不好,要不是你,婶子都快忘了那事是什么感觉了。 」「我亲爱的婶子,这么大的奶子,这么肥的逼放在家里不用真是太可惜了,我要是有婶子这么好的老婆得天天操,操的你舒舒服服的。 」「要说婶子年轻的时候,不是和你吹牛,真的是村子里的一枝花,十里八乡也是数得上的,现在可不行了,老了也胖了。 」「我的好婶子,你不老也不胖,那叫丰满,就喜欢你这肉乎乎的样子,又肥又浪。 」「我才不浪呢,这些年我也没让别的男人碰过。 」「我又没说你骚浪,我是说你海浪,以摸就出水,操起来里面哗哗的。 」「别摸了,婶子想尿尿。 」「别起来了,我抱着你尿。 」「这是干啥呀。 」李老师抱着妈妈,就像大人给小孩把尿一样,只见妈妈的逼里冲出一根白色的水注。 「小彬,把纸给婶子拿出来。 」「用什么纸啊,我来……」他在干什么?没想到李老师竟然趴在妈妈的胯下,伸出舌头舔妈妈刚刚尿过尿的逼。 「啊呀……别舔了,那块脏啊。 」「不脏,我喜欢舔婶子的逼,舔你肉呼呼的老逼。 」「啊……哎呀……」李老师一边舔,一边轻咬,一边用手指往里面捅。 「哎呀……太舒服了,哎呀……我受不了啊。 」「好骚啊,熟妇的逼就是骚,又肥又骚。 」「哎呀妈呀……哎呀……」妈妈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两腿紧紧地夹住李老师的脑袋。 「婶子高潮了?」「啊呀……烦人,你咋不嫌弃婶子呢。 」「你也不嫌我啊,在你家住的那晚,你怕叫出来让小豪听着,不也顺手把我的内裤塞自己嘴里了么,呵呵。 」两个人又是一阵舌吻,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竟然哭了。 「呜呜呜……」「婶子咋哭了?」「你干啥对婶子这么好啊,你为啥来我们村子支教啊,为啥来我家吃饭啊,你烦人呐。 」妈妈不住的捶打着李老师的胸膛。 「婶子到底咋了?」「婶子也不知道咋了,就是……我难受啊。 」「就是什么,哪难受啊,快急死我了。 」「婶子知道,你再有几个月就回城里了,这几个月婶子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天天让你干,等你回城里就忘了我这个农村的老女人吧,呜呜呜……」「哎呀……婶子,别哭了,我早想对你说了,我回城里之前,你和叔离婚吧,我带你走,等过年的时候我娶你,等那个时候我就名正言顺的操你,和你睡觉,让你给我生孩子。 」「你说的是真的?」「当然了,我可不是一时冲动的人。 」「哎,婶子比你大二十五岁呢,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的,有你这句话婶子就知足了。 这都多少年了,我和你叔确实没啥感情,有的就是亲情吧,记得我刚生小豪他姐的时候,他们家一看是个女娃,这脸拉的,公婆看不上我就算了,你叔对我也不好,生小豪之前这几年就更不好过了,喝多了就打我,说我是不会下蛋的鸡,生了小豪之后的日子才算好过点了。 」「我可怜的婶子。 」「老天算待我不薄了,这么大岁数了还能遇到你,婶子知足了。 回城好好工作,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孩子,婶子祝福你。 」「婶子,你别说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想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傻孩子,婶子能不想么,婶子要是年轻二十岁,马上就嫁给你,天天让你摸让你干,给你生孩子,可是婶子已经45岁了,况且还有……」「你还是有点惦记小豪吧。 」「嗯,那是我亲儿子,我就希望儿子能考上大学,去省城,离开这个穷地方。 」「婶子,要是小豪能考上大学,毕业后他如果喜欢教书,我能有办法让他留在我们学校做老师,要是不喜欢,就让我老舅给他在机关找个公务员的工作都没问题。 」「你说啥?我儿子能吃皇粮?」「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难道真想把自己的下半辈子搭在这个破山沟里?」「别说了,婶子不知道该咋办了。 」「我来告诉婶子该咋办。 」李老师劈开妈妈的大腿,使劲顶了进去。 「哎呀……轻点。 」「婶子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不跟我走就操死你。 」「哎呀……你干啥呀,啊……」「我让你这个老熟妇跟我走,做我老婆,天天让我操,给我生孩子。 」「啊呀……婶儿跟你走,当你老婆,给你生孩子还不行么,哎呀……哎呀……」「你是不是骗我。 」「哎呀……哎呀……婶子不骗你,婶子离不开你啊,哎呀……」本来以为妈妈只因为家庭不幸福才跟李彦彬搞在一起,等他会城里就算断了,为了这个家我也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可是他说要把妈妈带回城里做他老婆。 我压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抄起身边的一根木棍就冲了出去。 「李彦彬,我操你妈,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一棍子打在他身上,李老师拿起一件衣服就跑了,我刚要追他,却被妈妈抱住了双腿。 「儿子别打了,都是妈妈的错啊,要怪就怪我吧。 」看到李老师渐渐的远去,我呆呆的坐在了草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甚至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时候回家的。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家丑不可外扬,尤其不能让爸爸知道。 回到家以后,看到哭泣的妈妈,又来了一股邪火,想起了李老师,还要找他拼命,妈妈噗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 「儿子呀,都是妈妈的错,你别做傻事啊,要不你打我吧。 」「哼,你这个贱货,根本不配让我打。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哭的更伤心了,一下坐在了炕上。 没想到就因为我这一句话,妈妈真的和李老师去了省城,如果我当时好好的劝劝妈妈,她也许不会走出这一步的。 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吃晚饭的时候,妈妈始终低着头不敢看我。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李老师没来上课,只留了一张便条,说家中有急事,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每天都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我在书桌上发现了妈妈写给我的一封信,妈妈说她对不起这个家,对不起我,让我看到她那个样子,不知道在今后的生活中该如何面对我,她求我能帮她保守这个秘密,留给她一点点作为人妻人母的尊严。 「爸,我妈去城里打工了。 」「我知道,她给我打电话了,说趁还没老,出去打打零工,别人介绍她给一个有钱人家做保姆,给看看孩子,伺候老人,好像每月给几千块呢。 儿子,这可是为了你啊,你可不能让我们失望啊。 」「我知道了。 」只有妈妈,我,李老师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也成了我们的秘密。 为了以后能过人上人的日子,我拼命的学习。 大概过了两个多月,姐姐带着两个小外甥女回家了,买了不少的好吃的,还带来了两千块钱。 「姐,这么多钱,你发财了啊。 」「什么啊,你姐夫现在混的不错,姐自己偷偷攒的,你平时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争点气,做咱家第一个大学生。 」「放心吧姐姐。 」过年的时候,妈妈打电话我也没接,听爸爸说话的意思是雇主给了妈妈三倍的薪水留在城里过年。 终于参加高考了,如我所愿,考上了省城的一所不错的大学,临出发前,村长带头敲锣打鼓,那气氛让我有一些舍不得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穷山沟,我还会会来的。 汽车倒火车,折腾了十几个钟头才到地。 省城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这一路的男男女女看着可比我们村里人时髦多了,让我渐渐的产生了些许的自卑感,真是魔由心生啊。 学校的宿舍六个人,有两个本地的,剩下都是外地的,只有赵鹏和我一样是农村人,其他的都是城里的。 同学之间相处的还算不错,没有因为我的农村的而瞧不起我。 就是那天,同学对我说外面有一个穿着很时髦的女人找我,走到校外一看,一个丰满性感的成熟女性就站在我对面,我差点没认出来。 「儿子,下课了吧。 」「嗯,找我有事么。 」「没……没什么,妈就是想看看你。 」「看完了吧,我要回去吃饭。 」走回学校的时候,我甚至听到了妈妈抽泣的声音。 大学是仕途之路同时也是一个大染缸,男生在一起的话题还有啥,除了游戏就是女人。 宿舍六个人只有我没有手机,让我没想到的是大方的小凡把他淘汰的手机送给了我。 「知道么,李丽丽这个骚逼让工程系的孙科给操了。 」「我操,就孙科这个傻逼?」「可不是,李丽丽也不是什么好货,我俩高中就是同学,都快让人玩烂了,孙科就是用钱砸的。 」「有钱就是好啊。 」可不么,有钱真好,吃香的喝辣的,开跑车还玩美女。 「小东怎么不说话,又鸡巴泡老逼呢吧。 」「呵呵,你们不懂,老逼泻火耐操。 」「别吹牛逼了,还耐操呢,遇到一个超级饥渴的老逼,别把你玩死,哈哈哈。 」「操,懂个鸡巴呀,老女人最贴心了,有的熟妇是好色,有的是婚姻不幸福,一旦你读懂她,啥都舍得。 」「这年头砖家太太他么多了,咱宿舍就有一个。 」我和别人家的条件不一样,为了给家里减轻点负担,下课以后我跑到一个附近很火的饭店帮忙,饭口的时间每天能挣60块钱。 在他们眼里60块钱真的不算啥,可我不一样。 那天正在给顾客上菜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我的妈妈,她点的是我最爱吃的炖鸡。 「您好,这是您点的菜。 」「儿子,是妈妈,坐下一起吃吧。 」「不了,我还得干活呢。 」「你要是缺钱就跟妈说,何必这么辛苦呢。 」「算了吧,你的钱我花着烫手。 」「都这么久了,你就不能原谅妈妈么?」妈妈这一嗓子,附近这五六张桌子都向我们这边张望。 「你要吃就吃,不吃就赶紧结账,别耽误我干活。 」「呜呜呜……」妈妈扔下两百块钱跑了出去。 「小豪,怎么回事啊?」「老板,没什么,我干活去了。 」「那不是你妈么,你咋这么对她。 」「老板,你不知道咋回事。 」「咋回事?不管怎么说,你是她生的么?」「是。 」「是她养的么,她把你遗弃了吗?」「没有。 」「没有好啊,那你他妈赶紧给我滚蛋,我这小店容不下你这尊大佛,用不起你这样禽兽不如的人。 告诉小林,给他结账,赶紧滚蛋。 」现场发出了雷鸣一般的掌声,在我听来是那么刺耳,有谁知道我心里的苦?我被饭店解雇了。 回宿舍的路上,我不停的回想着,她生了我养了我,我却这么对她,我到底是不是老板嘴里那种禽兽不如的儿子。 我想到小时候,只要有一口好吃的,妈妈都会夹给我。 每天早上天刚亮,就起来给我做饭,为了让我多睡会,总是小心翼翼的,她只犯了这么一个错误。 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宿舍,就听到舍友们在谈论女人。 「哈哈哈,我这群里有个傻逼,要把他亲妈贡献出来给大鸡吧的群友操。 」「真的假的啊。 」「我操,你看看,我拉你进群。 他说他爸是船长,常年在外,他妈是护士长,丰满漂亮,他喜欢绿妈,想找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学生当他爸操他妈,还希望男孩射进他妈逼里把他妈操怀孕了。 」「绿妈是啥呀。 」「哎呦,大学子回来啦,绿妈是个网络用语,说白了就是一个儿子渴望别的男人操他亲妈的逼,玩他妈,甚至有变态的还喜欢别人虐待他妈,而他啥也不干就撸鸡巴。 」「真够变态的,受不了。 」「这有什么啊,你是少见多怪,哪个女人不需要男人,尤其是岁数大的女人,有些老女人的老公早就不行了,找个男人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凭啥岁数大的女人就要忍受寂寞?就要一辈子守着一个不中用的男人煎熬自己?这样的儿子也是帮他的美熟母找个好归宿嘛。 」「我操,我看你别上学了,去妇救会当会长吧。 」大学就算是我真正的性启蒙吧,我只记得晚上听他们聊天的时候鸡巴一直都硬硬的,从这天开始我也变成了一个网民。 网络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让我了解了什么是性,什么是男人和女人,成熟的女性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接触网络的这一段日子,我渐渐的有点理解妈妈了,不那么恨她了,她和爸爸的婚姻是不幸福的,而李老师是这些年她遇到的唯一一个读懂她的男人,能满足她对情和性上需求的男人。 那天晚上上网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以前小东说的那个绿妈,也不知道是什么邪火,我就是想探索其中的奥秘,真的有男孩希望别的男人操自己的亲妈?不知怎么的就进入了一个色情网站,搜索到一个绿妈文的分支,事实上这个时候我是非常紧张的,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那种感觉非常奇怪,心跳在加速,手指在颤抖。 第一篇是一个叫《亲妈嫁给我同学》的文章,讲述了一个寂寞的美艳熟母被儿子的大学勾引上床,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后来美母的儿子在他们不伦的爱恋中也得到了绿妈的快感,每天都看着同学操自己的亲妈,听妈妈的淫叫,用妈妈穿过的丝袜撸鸡巴,母亲在儿子同学毕业的时候还嫁给他,给他生了孩子,而同学成了自己的爸爸。 网吧里,我偷偷地掏出鸡巴不停的撸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我猛烈的射了出来。 《小网友操了我骚妈》,《属于同学的美熟肉母亲》等等色文,我连着看了好几篇,脑子里浮现出李老师在树林里操我妈的场景,刚软了的鸡巴又瞬间的勃起了,吓得我赶紧关了电脑溜出了网吧,怎么回事,我怎么能这样,我也是个变态么?我一直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天在树林里的偷窥,我的鸡巴一直都是硬的。 为了维持开支,我又在麦当劳找了个小时工的工作,真挺累的,熬到晚上下班以后,刚走出没多远,我就发现电线杆的后面的身影很熟悉,而那个女人看到我之后又藏了起来,我走过去一看,是妈妈,她低着头,转身要走,我下意识的一把拉住了她。 「妈,你啥时候来的。 」「你叫我什么?」「怎么了,你不是我妈么。 」「儿子,我……」「来了多久了?」「你上班的时候就来了。 」「都五个多小时了?就一直在这?你怎么不进来?」「我怕你赶我走,妈看看你就知足了。 」「妈……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 」「儿子……别责怪自己,都是妈的错。 」我们母子抱头痛哭,也不知道多久没抱过妈妈了。 「妈,没吃饭呢吧。 」「嗯。 」「我赚钱了,今天我请你。 」「好。 」坐在大排档的椅子上,喝着饮料,吃着烧烤。 既然已经冰释前嫌了,就没什么不能聊的了。 「妈,他对你好么?」「挺好的,儿子,妈对不起你,这一年你受苦了,其实妈也很痛苦,每天都想你。 」「其实我也想你,要不是那天我那么对你,我想你是不会走的。 」「妈不是个好女人,其实我一直在犹豫,你知道么,李老师那天说将来能安排你做公务员这句话是最打动妈妈的,不来城里你不知道,其实人光凭自己努力也不一定能成功的,妈想让你过好日子。 」「妈,现在我明白了,以前我不懂事,那天你不说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些年有多苦,尤其是我出生之前,竟然受了这么多罪。 」「你理解妈就行。 」「妈,我姐给我的那些钱,是你寄的吧。 」「嗯。 」「妈,你再吃点吧。 」「妈吃饱了。 」「我得回宿舍了。 」「早点回去吧,哪天妈妈再来看你。 」「妈,路上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 」和妈妈冰释前嫌是我今天最高兴的事了,回宿舍之前还买了点好吃的给舍友们。 「仗义啊,知道我们饿了哈,我操,这么大方,是不是有事求我们啊。 」「我就不能大方一回了啊,呵呵。 」早上刚睡醒,就看到妈妈发来的微信,约我晚上一起吃饭,是我平时极少吃到的海鲜,事实上妈妈没吃多少,就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吃。 现在的妈妈可不比当年了,那衣着打扮十足一个丰满性感的美熟妇。 周末一早,妈妈就约我一起上街,给我买了不少衣服和鞋子。 「儿子,晚上想吃什么啊。 」「不知道,去你家坐坐吧,我好久没吃妈妈做的饭菜了。 」「那好吧。 」妈妈好像给李老师发了微信,我觉得应该是告诉李老师先别回来了。 到了妈妈和李老师的住所,真漂亮啊,走进妈妈的卧室,抬头一看,竟然看着妈妈和李老师的结婚照,窗户上还贴着喜字。 最可怕的是这个时候,我的鸡巴竟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妈,你们真的结婚了?」「嗯,结婚几个月了。 」「可是李老师没到结婚年龄啊。 」「哎,人家找人了,改的年龄。 」「我一直都不敢相信,他对你是真心的,那我就放心了。 」「呵呵。 」「他父母没反对么?」「开始是反对的,可是拧不过他,就随他了。 」「妈,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让他回来一起吃饭吧,我也好久没见李老师了。 」「这……」「怎么了,怕我打他呀,放心吧,他现在已经是我的继父了,对你又这么好,要不是他,妈妈可能要一辈子窝在山沟里受苦。 」「谢谢儿子,谢谢你理解妈妈。 」看着他们的婚纱照,口中说出继父这两个字,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 大约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李老师回来了。 「小……小豪来了啊。 」「李老师,这是你自己家,干嘛那么拘谨啊。 」「是是是,来来来吃饭,喝点不?」「喝点就喝点。 」几口白酒下肚,李老师和我都不那么拘谨了。 「小豪,还恨我不?」「还啥恨不恨的,这话我本不该说,不过我还是想说出来,要不是你,我妈这辈子都得窝在那个山沟里受罪。 」「你理解就好,像你妈这么好的女人,真不应该过那种日子的,操,因为生不出儿子,你爷爷奶奶冷嘲热讽,你亲爸是非打即骂,你妈背着你姐姐还得下地里干活,你说这是什么日子啊,他妈的,生男生女又不是女人说的算。 」「嗯,我真的不知道妈妈是这么熬过来的,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妈挺幸福的,哪知道经历了这么多,看到你对她这么好,我也很高兴,来,走一个。 」「走一个就走一个。 」「差不多行了,儿子你少喝点,床给你铺好了,早点睡,明天妈带你出去玩。 」因为喝了点酒,躺在床上几分钟就睡了,半夜醒来去厕所的时候,隐约的听到妈妈的卧室里面传来异样的声音,趴耳一听……「哎呀……哎呀……」「操死你个骚婶子,老骚逼。 」「小心肝,别光操婶子,摸摸我的奶子。 」「大骚奶子,老肥逼。 」「哎呀……你咋还不射呢。 」「今天怎么了,平时操你一宿,你也没催过我呀。 」「傻样,我儿子在那屋呢,我怕控制不住再把他吵醒了。 」「怕啥呀,小豪都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他也不是不懂这事,我就操他妈咋了,操你妈,操你妈。 」「哎呀……哎呀……你个死鬼,操死我了。 」听着这些淫声浪语,正在撸管的我很快就射了出来,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早泄。 「我的好老婆,好婶子,用你的丝袜小脚帮我搓出来。 」「小变态。 」「舒服啊,再使劲搓几下,我想射了,今天射哪呢。 」「射我嘴里,别浪费了。 」真没想到我妈在床上这么淫荡,而我遗留在门前的一少部分精液让李老师发现了我的秘密,因为他出门上厕所的时候差点滑倒,还闻出了精液的味道。 早上醒来,吃过妈妈做的早饭,李老师开车拉着我们俩玩了一天,晚上送我回到了学校。 因为学校离妈妈家比较远,我只能周末去,从周一我就开始盼望着周末的到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想起李老师操妈妈的画面。 周五的晚上,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李老师在门口等我。 「等你半天了,赶紧上车。 」「好嘞。 」「小豪啊,那天晚上是不是偷听我和你妈做爱了,还射了精差点把我滑倒。 」「李老师……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都是一家人了,你不会是对你妈……」「没有……绝对没有,你放心,那是我亲妈。 」「那你是喜欢绿妈?」「我……」「你不说就是默认了吧,我可把你当成亲人看的哦。 」「嗯……」「想不想亲眼看看我操你妈。 」「我……想……」「那待会我们喝点酒,你假装喝多了睡觉,我给你留个门缝。 」晚饭喝了点酒,回到卧室快速的熄灯,假装打着呼噜,不一会就听到那屋的动静,偷偷走过去一看,果然有一条门缝,竟然还开着灯。 「把灯关了吧。 」「关灯干嘛呀,我喜欢看你淫荡的样子。 」「我怕……」「怕啥,你没听到呼噜声啊。 」「讨厌。 」妈妈脱掉睡衣后,里面只剩下两条黑色的丝袜包裹在丰满的大腿上。 李老师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妈妈跪在他的面前,抬起他的左脚,放在大奶子上,张开嘴巴吸允着李老师的脚指头,当妈妈伸出舌头的时候,李老师用两根脚趾夹住妈妈的舌头把玩,另一只脚伸进妈妈的胯下,挑逗着妈妈的骚逼。 「嗯哼……」骚舌头一下又一下舔着李老师的脚掌,接着妈妈捧着两个大奶子,让李老师的脚趾夹着她的乳头玩。 「呵呵,奶头都这么硬了,是不是想要了啊。 」「小坏蛋,屁股撅起来,让婶子给你好好舔舔。 」最不堪入目也是非常刺激的镜头出现了,妈妈竟然伸出舌头舔李老师的屁眼。 「我操……真舒服啊,好婶子,我太爱你了,你这个骚货,老逼。 」只见妈妈舔几下就用牙齿轻咬上面的褶皱,再接着再用舌头舔,应该说是向里面打转,右手还轻轻的撸着李老师硕大的鸡巴。 「别舔了,我有点受不了了,太鸡巴舒服了。 」我妈可真会玩,会让李老师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先顶不住了。 「人家还没舔够呢,躺下吧,婶子给你好好的舔舔大鸡吧。 」「先不舔大鸡吧了了,用你的小脚给我搓搓。 」妈妈伸出小舌头,用那种眼神挑逗着她的小老公,这个表情实在太风骚太妩媚了,任何男人看到妈妈此时的样子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一条腿慢慢的抬起来,闪着淫光的黑丝肉脚搭在老师的大鸡吧上,在上面蹭来蹭去,时而搓几下卵蛋,时而用大脚趾捅几下她还没舔够的屁眼。 好刺激啊,我想象不到这么玩会有多舒服,只觉得心跳不断的加速,鸡巴涨的越来越大,已经到了射精的边缘,不行,我要控制住自己,还有很长时间呢,我要一直看李老师玩弄我妈这个淫浪风骚的美熟母。 「我操,太他妈舒服了。 」此时变成两只黑丝美脚一起搓弄着大鸡吧,李老师的大脚趾也伸进妈妈的骚逼里面来回的抽插。 「真是骚逼,都湿成这样了。 」李老师搂着妈妈亲吻着,抚摸着我妈肥嫩的大屁股,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李老师趴在妈妈的身上,大鸡吧对准妈妈的骚逼狠狠的操了进去。 「哎呀……今天咋了,鸡巴咋这么大,一下就顶到里面了。 」李老师操我妈了,操了我淫荡的亲妈了,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让我射了,狠狠的射了出来。 「谁知道呢,也许是小豪在那屋我比较兴奋吧。 」「你个混蛋,和我儿子有啥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了,你儿子在那屋睡觉,我在隔壁屋操他亲妈,你说能不兴奋么。 我操,操你这个又肥又浪的老淫妇。 」「哎呀……哎呀……你个小混蛋,想操死我呀。 」「爽不爽,喜不喜欢让我操。 」「哎呀……喜欢,喜欢让你操啊。 」刚射过的鸡巴几分钟就硬了,就是这种心理上的刺激让我硬的这么快,否则即使是年轻人刚射过精也很难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勃起。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老师玩我妈的大奶子,操我妈的老逼。 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撸。 我想到了舍友小东曾说过的那个在群里发帖找人操他妈的男孩,现在我终于理解他了,我们是一类人,都是绿妈狂,区别就是他还处在意淫的状态,而我此时此刻正在看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大男孩骑着我亲妈操她的老逼,绿妈的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的。 「好老公,好侄子,操操婶子的屁眼,屁眼里面好痒啊。 」「你真是个天生的淫妇啊,一般女人操屁眼只是为了取悦男人,而我的骚老婆骚婶子竟然这么喜欢,我操啊。 」李老师操妈妈屁眼的时候故意调整了角度,而我正好看到妈妈那张淫荡的脸,啪啪啪。 一边操一边扇妈妈的大屁股。 「哎呀……哎呀我操……」妈妈说脏话的样子都那么勾人,难怪李老师不顾家人的反对娶了她,要说在床上没有任何年轻的女孩能骚的过我妈。 「我操,我操你妈,操你妈,真爽啊。 」「啊……操啊……操我呀……摸我的骚奶子。 」「操你妈,我操你妈呀。 」操你妈,这个侮辱的词汇,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不会给任何人面子,甚至会狠狠地修理他。 可是现在听着是那么的顺耳,让我更加的兴奋。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我因为太过兴奋,一直涨大的鸡巴顶到了门上,把门弹开了,吱嘎一声,妈妈一眼就看到了我这个正在撸鸡巴的亲儿子。 「哎呀……儿子你干什么?」「妈……我……」我也被吓到了,一股精液控制不住的射了出来,看到妈妈惊愕的样子,我飞一般打开房门逃了出去。 我都有点傻了习惯性的节俭,我找了一间网吧甚至都没开机就睡了一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颤抖的打开手机,看到了妈妈发来的微信,想找我谈谈。 事实总要去面对的,也不可能逃避一辈子,如果妈妈无法面对现在的我,我就回到学校继续的学习打工赚钱。 如果妈妈能忘掉昨晚发生的这一切,回到正常的生活也不错。 可如果妈妈能想开了,让我加入到他们淫乱的生活,让我看着绿妈,那该有多好啊,就算把鸡巴撸废了我都愿意,这种可能性当然也存在,毕竟李老师会站在我这边,我觉得自己变坏了,我是个坏孩子吗?想着种种可能出现的结局,我在楼下徘徊了很久,一直到天黑才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妈妈的新家。 一看到妈妈,我就跪下不停的抽自己的嘴巴。 「妈,我不是人啊,我不配做你儿子。 」「别这样啊,妈也没怪你,其实有今天都是妈一手造成的,我才是罪魁祸首啊。 」「妈,你打我吧,打死我吧,我太内疚了。 」「儿子你起来听妈妈说,其实这次来城里妈早就想开了,你不嫌妈就行,妈妈怕你做傻事呀,李老师都和我说了,他说你喜欢看妈妈……妈妈……那个是不是?」「都这个时候了,儿子也瞒不住你了。 」「快去睡觉吧,让妈想想好不好。 」第二天我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一整天都没出屋,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晚上在客厅的餐桌上,李老师倒了几杯酒,这是我第一次看妈妈喝酒。 「小豪啊,我和你妈都说好了,你妈也想开了,既然你昨天啥都看到了,她也不想再勉强保留那一点点的尊严了,我们现在不是挺好嘛,你明白我的意思不?」「明白明白,真的?」「当然了。 」「哎呀,你别说了,怪难听的,先吃饭吧。 」妈妈低着头造了个大红脸,低着头吃着米饭。 「操,你就别装正经了,昨天夜里和你说让你儿子看我操你的时候,我都没摸你逼里都流水了,就是嘴硬,心里还是觉得刺激吧。 」「刺激个屁呀,你们这两个变态,我不吃了。 」「好老婆别走嘛,嘿嘿,在自己儿子面前让人玩你的奶子,操你的老逼,你不觉得刺激?让我摸摸湿了没。 」李老师搂着妈妈,把手伸进了妈妈的睡裙里面。 「我操,你自己看看,为啥变得这么湿了。 」「别……别说了啦。 」「装什么纯情啊,我看你比我还着急吧,今晚要是不操你,不都得跑到厕所去自慰,赶紧给我舔鸡巴。 」「哎呀,你干啥呀。 」嘴上虽然有点不情愿,可身体出卖了她,只见妈妈跪在地毯上,伸出舌头舔他的马眼,继续清理着包皮上的污垢,一边舔一边幽怨的看着李老师,慢慢的吞下李老师的大鸡吧。 我的天啊,这不是偷窥,是妈妈心甘情愿的让我看,太刺激了。 这么大的鸡巴,妈妈的小嘴能容纳的下么?事实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深喉么?只见妈妈的嘴角带出大量的粘丝,呼吸了几口淫糜的空气,就让李老师扒光了衣服,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坐在他的大腿上。 没有任何角度能比现在让我看的更清晰的了。 「小豪,过来仔细看看,这就是你妈的逼。 」「别这样啊,放开我。 」今天妈妈不光穿着黑丝,还穿着高跟鞋,显得更加的淫荡,两只美腿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任由李老师了。 「这两片厚厚的大肥肉就是你妈的大阴唇,看看肥不肥?这两片薄的是小阴唇,小包皮里面的这个小豆豆是她的阴蒂,只要一摸她就浑身打哆嗦,关键的来了啊,看看这个深洞,你当初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一会我就用大鸡吧操进去好不好?」「好……」「操你亲妈好不好?」「好……」这个时候妈妈的逼里竟然涌出一股热流,是乳白色的,真是个多水多汁的女人。 「哎呀……太羞人了。 」「下面这个洞呢是她的小屁眼,你妈可喜欢操屁眼了,记得第一次操她屁眼的时候都操出血了。 」「别说了……」「过来闻闻你妈的逼骚不骚。 」当我的视线再次靠近妈妈骚逼的时候,里面又涌出一股热流,我像狗一样嗅着上面的骚味。 「骚,真的好骚。 」「现在就操你妈好不好?」「好。 」「叫声爸爸听听。 」「爸。 」「乖儿子,好好看看我操你妈。 」就这个姿势,我看到李老师的大鸡吧一下就插进了妈妈的逼里面。 「哎呀……哎呀……」只操了几下,妈妈就不停的颤抖。 看妈妈淫荡的样子,听着她的淫叫,我疯狂的射了,有不少的精液都射在了妈妈的身上。 「哎呀……高潮了,哎呀……」「你看你妈多骚。 」「我妈就是个贱货,使劲操她。 」记得上次说妈妈是贱货,把她伤的够呛,这次说她贱,她却更兴奋的揉搓着自己的大奶子。 「哎呀……你们不是人啊,快操死我得了。 」「我操你妈呀,怎么回事,我控制不住了,要射了。 」大量的精液注射在妈妈的逼里面。 「太鸡巴刺激了,第一次射的这么快呀,歇一会再操。 」「快放我下来。 」「老婆,让自己儿子看刺激不?」「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高潮好几次。 」平复了激动的心情,三个人躺在一张大床上轻松的聊着天。 「儿子,都几点了,你还不去睡觉啊。 」「不嘛,明天是周日,我还要看。 」「刚才太激烈了,妈有点累了。 」「累了就聊会天,明天再操,小豪就睡这屋了。 」「好。 」「那怎么行啊。 」「这回知道你妈多骚了吧,你还没看到更骚的时候呢。 」「是么?」「别说那件事好不好,给我留点面子。 」「呵呵,你都骚成这样了还要面子啊,况且小豪也喜欢你骚,是不是小豪?」「嗯,我最喜欢的就是现在的妈妈。 」「记得几个月之前,正是快要高考的关键时刻,白天我去上课,晚上也回来的挺晚,真挺累的。 你妈呢平时在家要不出去逛街要不上网,你这个妈妈呀,真是苦日子过惯了,我把工资卡都放他那,每月大概的收入都有一万多,寒暑假的时候还要多得多,可是她身上的衣服高跟鞋,用的化妆品之类的几乎都是我给买的,出门能坐公交就坚决不叫出租,以为我不知道啊,给小豪攒钱娶媳妇呢吧,呵呵。 」「当然了,我是他妈,我们哪像你这样的公子哥,家里条件那么好,在城里娶个媳妇,办酒席买房子买车得多少钱啊,就算混的不错节省着花不得攒个十年八年啊。 」「你说这倒是真的,现在的社会就这样,算起来要比你们农村所谓的彩礼要多多了,那你为啥不要我妈给你的那张卡呢,那可是50万啊。 」「我缺钱,可这个钱我不要,我不能让咱妈瞧不起我,我跟你不是因为你有钱,你是知道的。 」「我的傻老婆,我当然知道了,那钱我替你收下了,就放在柜子底下,存了死期,用你的名字存的,现在就当是给小豪的改口钱吧,不过暂时不能给你,留着以后结婚用,不够我们还有。 」我真的有点感动,不完全是因为绿妈,因为妈妈确实找到了好的归宿。 「对不起李老师,我刚才叫你爸是因为刺激,不过……」「我理解,那就叫我小爸行不?」「嗯,小爸。 」「哈哈哈,话题扯远了啊,我还没说完你妈的淫事呢,你妈上网的时候我没教她清理浏览记录,那天我一个人在家,无意中发现,你妈竟然登陆了好几个那种sm类型的网站,还注册了会员。 等她到家的时候我就问她咋回事,你妈想都没想噗通一声给我跪下了,向我认错,说就是无意中进入这种网站,有一点好奇而已。 」「sm?」「我也没当回事,不过我们做爱的时候,你妈总想让我使劲打她屁股,我就觉得不对劲,偷偷的在家里装了摄像头,这一看不要紧,你妈还经常登录sm网,玩起了网络调教,在电脑前给视频那边的s跪下给他磕头,啪啪啪的扇自己的嘴巴,揪乳头,扣自己的逼,学母狗撒尿。 我看她非常的渴望,那次我就问她是不是想玩一次现实,你妈有点害怕了,以为我嫌弃她了,说以后再也不上那种网站了,让我原谅她。 和她解释过以后,再问她的时候,你妈就假装矜持了一下,从那眼神我就看出她很渴望有人能真正的调教她一次。 我在坛子里找了一个喜欢sm的小网友,比你还小一岁呢,他说很喜欢调教你妈这样肥嫩的美熟女。 」「啊?还玩现实了。 」「嗯,小豪你别误会,这只是性爱生活的一种调味剂而已,现在的夫妻,玩换妻多P甚至是sm的多了去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夫妻感情。 那天晚上小网友来了,虽然我也觉得挺刺激的,可实在不忍心看她受虐,就让他们俩在家玩,我在车里看电视。 我在场他们都放不开,就是个一夜情吧。 那个s让你妈跪下,你妈噗通就跪下了,磕了个头,叫了一声小主人,因为磕的不够响,让人扇了十几个大嘴巴,接着你妈用嘴巴给他脱袜子,看到他没怎么用力,我也就下楼了。 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一个来小时了,有点担心你妈,就上楼了,你猜怎么着?」「怎么了?」「亏我上去的早,你妈的大屁股让他打的跟个血葫芦似的,用马鞭抽的,乳头也咬破了,你仔细看现在还有个疤痕呢。 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臭袜子,不停的哭,屁眼里都是精液,地上还有呕吐的东西,你妈说那傻逼揍他肚子,她受不了吐出来了,最吓人的就是你妈的逼,上面的鞭痕,烟头烫的痕迹。 那小子当时正玩扩张呢,要把你妈逼玩废了,拳头都快进去了,里面都撕裂了。 」「这个狗日的,然后呢?」「然后?我差点把那傻逼打死。 」「太他妈狠了,哪有这么玩sm的。 」「玩sm的比咱们变态多了,你妈休养了一个多月才缓过来,给我憋得,晚上操了她六次。 」「儿子,你别瞧不起妈,妈也不知道咋会变成这样。 」「我的好妈妈,谁瞧不起你了,都是你自己乱想,我就喜欢看妈妈的骚样儿。 」听我这么说,我妈彻底的放开了。 「老公,我这么变态,你不会不要我吧。 」「那就看你表现了。 」「死相,屁股撅起来,让我好好亲亲。 」不是小爸说,妈妈好像真的很喜欢舔屁眼,至少舔了十分钟,要不是小爸说受不了了,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妈,我想看你用丝袜脚玩小爸的大鸡吧。 」当妈妈的右脚踩向小爸的大鸡吧时,小爸舒服的直哼哼。 踩几下就开始不停的用脚掌搓来搓去,一只脚变成两只脚,小爸的鸡巴也越来越大,翻身就骑在妈妈身上,大鸡吧一下就捅进了老逼里面。 「哎呀……」听着妈妈的淫叫,看着小爸操我妈的逼,其实还是叫李老师顺口一些,使劲的撸。 妈妈的淫水可真多,可能是距离太近,有的都渐到了我的脸上。 李老师对我真好啊,脱掉妈妈左脚上的黑丝,仍在我的鸡巴上。 「用这个撸更刺激,就像你妈给你脚淫一样。 」「谢谢小爸。 」用妈妈穿过的黑丝袜手淫,感觉真的不一样,那丝丝滑腻的触感,真有点妈妈给我脚淫的意思。 「骚婶子,在自己的亲儿子面前发骚让我操逼刺激不?」「哎呀……人家不知道。 」「嘴硬,再不说我操死你,操你,操你的老骚逼。 」「哎呀……哎呀……哎呀……刺激啊,好刺激,我的逼要被你操化了。 」看到被操出高潮的妈妈,此时的样子别提多淫多浪了,我一控制再控制,实在控制不住了,射了,射在妈妈的黑丝上。 躺在床上大口的呼吸着,我射了几次了,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大叫一声,李老师射了。 「小爸,当初你咋看上我妈了呢,她一个农村妇女,岁数这么大了,身材也不像小姑娘那么好,也没什么文化,又不会打扮自己,你们之间……」「小混蛋,你还想说啥,你妈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值钱啊。 」「我说的是事实吧,不过妈妈温柔善良又体贴,还是村子的一枝花……」「这还差不多。 」妈妈柠了拧我的鼻子,笑吟吟的看着我。 「第一次见你妈的时候,我就感觉的出来她年轻时一定是大美女,就像你说的温柔又善良,当时我并没想和她发生什么,可那个时候天天去你家吃饭,日子久了,就有了那种想法。 那时候你妈不咋穿丝袜,每天都看到她肉乎乎的脚,白嫩嫩的脚趾,鸡巴就硬梆梆的,要是踩在我的鸡巴上做个足交得多爽啊。 尤其你妈肥嘟嘟的大屁股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我就变得越来越冲动。 即使这样我也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毕竟咱们都有感情,我内心深处是不想破坏你们家庭的。 不过自从我了解到你妈这些年受过的苦,我的想法就彻底改变了。 」「是我妈告诉你的么。 」「不是,你妈妈怎么会对我一个外人说这些,是别的学生家长说的,那个时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么好的女人应该享受生活,为什么要受苦?只要晚自习没有我的课,就会跑到你家和你妈谈心,帮她做家务,送点小礼物什么的,了解她的内心世界,说真的,在你家做的这些家务比我这些年干的活都多。 」「大懒虫。 」「人就是感情动物,我感觉的出来,你妈对我也是有感情的。 那次和你妈聊着聊着在她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我没控制住自己,搂着你妈就亲,你妈的身子不停的颤抖,我知道她动情了,大屁股大奶子都让我摸了,又肥又嫩,当我脱她裤子的时候,你妈制止了我,跑到了那屋锁上了门。 」「你还说呢,知道那晚我多难受么,下面一直都湿湿的,擦都擦不干净,我就暗示小豪他爸,人家都没搭理我,那个时候不光身子难受,心里更难受,他都大半年没碰我了。 」「妈,你受苦了,那小爸,你啥时候和我妈搞的第一次啊。 」「还记得有一天晚上你爸让你给他送一种木工的工具么。 」「记得啊,后来没有车了,我和我爸一起住在了雇主家。 」「就是那天呗,和你妈吃了饭,吃饭的时候她一直都不敢抬头看我,帮他收拾卓子的时候,我一把搂住了她,又亲又摸,你妈一边挣扎一边开导我,说什么我是个好孩子,我们年纪差那么多,在一起不合适,如果我不嫌弃就认她做干妈什么的,大概这类的托辞吧。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是爱她,我一定要操她,渐渐的你妈不再挣扎了,让我又亲又摸的,还说了那么多情话,她实在是没有抵抗力了。 在屋里让我操了,彻底操服了。 」「要不是你个小坏蛋,我还不知道啥是高潮呢,一直都觉得男人差不多射了,女人就高潮了呢。 」「第一次射你妈逼里的时候,逼里的水哗哗的往外面泳啊,就像男人射精似的。 」「那晚也不知道操了几次,每次都那么有兴致,这一身的大肥肉啊,搂着你妈的大白腿,亲着她的小肉脚,操着她水嫩嫩的大肥逼,我特别喜欢听你妈哎呀哎呀的淫叫。 那天之后,我俩就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有机会就把她裤子扒下来狂操。 每天都盼着下班,哪怕没有做爱的机会,搂着你妈亲亲摸摸我都挺满足的。 那天正在厨房舔你妈的大肥逼,你就放学了,可把她吓够呛。 」「我妈更满足,呵呵。 」「现在也一样,你妈哪怕在我面前扭一扭屁股,舔一舔舌头,我的鸡巴都会有感觉。 夫妻间都有一种默契,晚上只要你妈穿着黑丝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就是想要大鸡吧操了。 」「好啦,赶紧洗洗澡睡觉吧,明天带小豪去海边玩玩。 」「嗯,我差点忘了,你最近还给他寄钱么?」「有一阵子没寄了。 」「明天找个时间给寄点,他那么大岁数了,不管以前对你怎么样,你们也是夫妻,就当他是你哥呗。 我这心里也能好受点,毕竟我抢了人家老婆,说到大天也是我不对。 」「老公,谢谢你。 」第二天我们在海边冲浪吃海鲜,别提多自在了。 晚上我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宿舍,刚躺下都没听舍友们聊什么就睡着了,也许是这两天射的太多吧,这一觉睡的,是同学把我叫醒的。 这才周一,我就盼着周末了,好不容易熬了两天,周三的下午,接到妈妈的一个微信就来到了校门口,此时的妈妈穿着黑色的套裙,黑丝和高跟鞋,真的好性感。 「妈,你咋来了。 」「在家带着没事想你了。 」「我也想你啊,比你更想呢。 」「呵呵,看你这一脸的坏笑,不光想妈妈吧。 」「当然了,我还想看妈妈劈开大腿,听你哎呀哎呀的淫叫,嘿嘿。 」「臭儿子变得越来越坏了,周末的吧。 」「你小老公呢。 」「回他父母那了,儿子想吃啥?」「和妈妈在一起吃什么都高兴。 」吃饭的时候妈妈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母爱。 「妈,现在再让你回到农村,你还回得去么?」「回不去了,其他的都无所谓,妈也不是没吃过苦,只是……你知道的。 」「妈妈现在离不开男人了吧。 」「嗯,妈也不知道咋变成这样了,两三天不做爱就难受,这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感情,小彬能娶我这个老女人,我真的很感动的。 」「那要我我让你回去呢?」「要是你让妈回去妈就回去,失去谁妈也不能失去你。 」「逗你玩呢,看妈妈这么幸福,儿子也替你高兴,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妈妈。 」「儿子,你喜欢绿妈,妈不怪你,也觉得挺刺激的,不过妈希望你以后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结婚,给妈妈抱一个大胖孙子。 」「好好好。 」简单的吃了点大排档后,给妈妈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到了学校,在走廊的时候,看到舍友小东正在打电话,就和他打了声招呼。 「等会,先别走。 」「啥事呀?」「今天校外和你说话的那个美女是谁呀?长的可真性感啊,奶子大屁股肥,黑丝高跟标准的美熟女啊,你小子不会让我带坏了,也恋熟吧。 」「去你的,那是我妈。 」「你说什么?真的假的啊。 」「废话,妈还有随便认的啊。 」「不好意思啊,留个微信呗。 」「什么?」「开个玩笑,嘿嘿嘿。 」我现在真的变了,连舍友提到我妈,都会让我感觉到很兴奋,自从他见过妈妈,本就关系不错的小东总是有意无意的跟我套近乎。 盼望了一个星期的周末终于到了,可是妈妈给我发微信说李老师的舅妈因为夫妻不合在他们那住两天,我这个失望啊。 晚上,小东非要拉着我喝点酒,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大排档,叫了点肉串和炒海鲜,天南海北的胡扯了一会,几瓶啤酒下肚,这小子的话题就扯到了我妈身上。 「兄弟,你不是农村的么。 」「对呀,怎么了?」「没啥,我可没有瞧不起农村人的意思啊,我反倒觉得农村的哥们更实在更可交。 」「呵呵。 」这句话说的更拉近了我们只见的距离,农村人怎么了,有的是大企业家都是农村出身呢。 「那你妈……阿姨看着非常的时髦啊,一点都不像农村人。 」「我妈也是农村出身,不过和我爸离婚了,早嫁到城里了。 」「是这个原因啊。 」「你小子不会对我妈有啥想法吧。 」「啊?哪能呢,来喝酒。 」周六的晚上,妈妈发来微信,让我回家吃饭,我操太好了,以为这个周末要虚度了呢。 平时几乎不打车的我也叫了一辆出租车。 「臭儿子,赶紧洗手吃饭。 」「好嘞。 」吃饭的桌子是那种透明水晶的,正吃饭的时候,我就发现妈妈的一只黑丝美脚放在了李老师的短裤上轻轻的揉搓,渐渐的伸进了他的裤筒内。 「我操,真受不了你的骚脚啊。 小豪你说你妈有多骚,才三天没操她,就当着你的面勾引我。 」「让你说我。 」「哎呦,你不是想给我踩射了吧。 」李老师抱着妈妈回到卧室,而我就是他们的跟屁虫。 舔脚舔肛深喉,玩了一会六九式,就开始操逼。 享受着大鸡吧,妈妈妩媚的看着我,一句话就让你丢盔卸甲,狠狠的射了出来。 「哎呀……混蛋儿子,你不是喜欢别人操你妈么,好好看看,一个比你才大几岁的哈子正在操你的亲妈呢,哎呀哎呀哎呀……」「哎呀我操你妈呀,你太骚了,我射了,射死你这个老逼。 」妈妈扭动着身体,不停的颤抖,忽然一根水注喷了出来,妈妈竟然被操尿了。 「哎呀太爽了,臭儿子,看你都射到地毯上了,赶紧拿纸擦擦。 」「嗯。 」「小老公,快抱着我亲亲我。 」「哎……和你这样的老淫妇做过爱,再看别的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的亲妈呀,你实在太骚了,刚才你说脏话的时候,我一下就射出来了。 」「喜欢不?」「喜欢,我太喜欢了,没想到家有淫母,还这么幸福啊,嘿嘿。 」「和妈说说这两天干啥了?」「没干啥,周五晚上和同学喝了点酒。 」「少喝酒啊。 」「嗯,我差点忘了,我终于理解小爸为啥那么迷恋我妈了。 」「怎么了小豪,和我也有关系?不过看你笑嘻嘻的准没好事。 」「小爸,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操,咱们只见生什么气呀。 」「周三那天你不是回家了么,我妈一个人带着没事,就来学校看我,被我一个叫小东的舍友看到了,看我妈既时髦又性感,还以为我妈是我在哪泡的良家熟女呢。 」「他咋形容的你妈?」「他问我在哪认识的,奶子这么大屁股这么肥,长得还这么妩媚性感的熟女啊。 」「我说那是我妈,他开始还不信,毕竟我一个土里土气的男孩,怎么可能有个这样的母亲,后来我一解释他就相信了。 这王八蛋这几天总和我套近乎,我知道他就是想打听妈妈的事。 」「哎?你个臭儿子,你啥意思?不会想把你亲妈贡献给你同班同学吧。 」「妈你别误会,现在你不光是我妈,还是小爸的老婆,家里事都应该是小爸说了算的。 」「哎,我听着不对劲啊,你这话里有话呀,表面上是尊重我,事实上好像再给我下套呢。 老实交代,心里是不是渴望着你同学操你妈呢?」「我……」「你看我就知道他没憋好屁,坦白从宽哦。 」「哎,我都这样了,还有啥秘密呀,我是意淫来着,比我还小的同学操我的亲妈,这感觉确实刺激。 不过我不敢这么做的。 」「为啥呢。 」「因为他是我同学,万一别人知道了,以后在学校可没法混了。 」「嗯,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小爸这个人是很开通的,我可以带绿帽子,只要不把你妈的心玩到别的男人那就行。 」「臭老公,你不嫌我老我就跟你一辈子,我早想好了,有一天我真的老了,也不能陪你折腾了,你就再找一个好的,我给你当干妈,当个保姆也行。 」「你永远都是我的骚老婆,啥时候给我生一个啊。 」「我也想,可当然镇子上的医生说我不是很容易受孕,身体必须调理的非常好才有可能呢。 」「无所谓,我真不在乎,就是我爸我妈总想报孙子。 」「好好好,我一定努力给你生一个。 」「妈,给我们跳个艳舞助助兴呗。 」妈妈白了我一眼,站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的大奶子,摇晃着她又肥又嫩的大屁股。 「两位帅哥好,我是今天的女主播咪咪,你们看我性感么?」「好骚好性感。 」「人家的乳头都硬了,想不想摸摸我的大奶子呀。 」「好骚的大奶子呀。 」妈妈轮番的在我们面前摇晃着大屁股,那个样子实在是太淫荡太骚浪了。 「想不想摸摸人家的大屁股,想不想舔舔我的小屁眼呀。 」「操你妈,我真有点又控制不住了。 」「帅哥控制不住了啊,让咪咪玩玩你的大鸡吧。 」一只脚踩在李老师的大鸡吧上,那眼神真的太妩媚了,我能想象的到被一个美艳的骚熟妇的丝袜美脚踩鸡巴会有多舒服。 「别踩了,坐到我脸上来……」疯狂的操屁眼,小爸对妈妈真的是百操不厌,话说在床上有这么骚的老婆谁会觉得厌倦呢。 「哎呀……哎呀……我的小祖宗啊。 」「忍不住了,要射了。 」「快拔出来,我想喝你的牛奶。 」妈妈不断的吞咽着小爸的精液,一滴都不愿意浪费,我以后找老婆也要找妈妈这样的淫妇。 在家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回到了学校,小东还是总和我

    在线小说网_AV激情小说_av小说全文阅读,本站提供免费在线小说阅读,天天更新激情小说成人小说村妇好看电影(kdydh.net)福利视频电影在线看电影网址大全导航 www.kdyd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