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乡野痞医第二集

    看电影导航

    内容简介:   麻三进药途中无意间遇到小宁,原本想对小宁下手,但在聊天时得知她的身世悲惨,所以真心的想帮她,但没想到竟被多事的小姨子孔溪发现,并无理取闹的刁难他,於是麻三决定用进的第一批春药让孔溪试毒……   孔溪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与麻三发生关系之后,越来越离不开他,她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弃学从医,做麻三的跟班! 第一章 路遇小宁   麻三踏出了门,提着药拴在后架上,蹬起车子就向前骑去。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所谓的老同学,可是不论怎么想也想不出到底是哪个?回去一定要好好打听一下,以后好多接触接触,兴许还有个艳遇什么的。   想到这里他猛然发现自己的春药还没进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真是猪脑啊!   他刚一握手刹车,顿时听到后面一声大叫:「啊!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啪」一声,后面一辆自行车朝着自己撞了过来。   「哧啦」一声,麻三忍不住看了过去,这一看可吓了一跳,一个女孩突然抓起一把土向他掷来。   「流氓,你这个臭流氓!」   麻三用手拼命的挡着,心想:我没对你动嘴也没有动手,怎么就变成了臭流氓了?他边挡边说:「我说姑娘啊!我可没有对你有半点非分之想,怎么能说我流氓呢?」   「要不是你,我的裙子会刮烂啊?你看看里面的也刮烂了。」   这时女孩也管不了那么多,只顾着整理衣服。麻三一听,顿时有了精神。   里面的也刮烂了,嘿嘿,那可好看哦!   他偷望过去,女孩的裙子已经被撕成了两半,两条玉一般的腿露在外面。   「我给你拍拍土。」   说着麻三就跑了过去,在女孩的腿上拍了拍,顺势把手伸到她的大腿内侧,女孩痒得蹲了下来。   「你干嘛呢?我不让你拍土。」   女孩把他推到一边,细心的麻三发现她的腿被擦伤了一大块。   「姑娘,真的不好意思,把你的腿也弄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女孩边整理仪容边望向他,小声问道:「你是个医生?」   麻三一看她的态度有变,抬头望去,只见女孩忧郁的眼神,便说道:「是啊!姑娘,我就住在全家村,那邻近就我一个医生,要是有什么大病小灾都可以去找我,我算你免费,谁叫我这回欠了你呢!」   麻三这时引以为荣地说着,女孩打量了他一下,没搭理。   裙子整理好后,虽然看上去很不雅观,但是至少不至于暴露。   麻三从后架上拿来云南白药和纱布,走到了她的跟前。   「别动,我帮你包扎一下。」   女孩这时倒没有反抗,麻三很细心的处理着伤口,望着眼前这条内裙里的双腿,思绪不定。多好的一个姑娘啊!看样子只有十九岁,白由的腿肚子上有不少汗毛。麻三心想:这个女孩要是好好开发,以后肯定是一个性欲极强的人。他忍不住用手在她的腿肚上划了一下,女孩顿时踮了踮脚。   「好痒,医生,好了没有?我还有事呢!」   「呵呵,有什么举啊?」   麻三仰起头看了看,顿时被女孩的大奶子挡住了光线,两个突起的奶球象是天来之石。哇!这个奶子可不比妻子的小,要是里面全是实货的话,那用手抓着肯定会满出来。   「我家里有病人,我还得回去给他熬药。」   这么一说,麻三笑了起来,心想:这回真是巧了,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遇上我可是你的福气,等一下我买了春药之后刚好给你试试,我再帮你家人看看病,那该是多美好的事情,难听点最多也就是诱骗小女孩,没什么好怕的。   「这样吧!姑娘,今天的事我真的对不起你,等一下我还有一点药没进到,你陪我一起去拿,我再跟着你去给你家人看看病,不收费的,怎么样?」   女孩看了看麻三,白白净净的长着一张老实人的脸,并没有恶意,就点了点头。   「呵呵,好,我们走吧!」   女孩看了看自行车,麻三也心领神会,把车子的链条系上两辆车,一前一后往回走。   他回到医药公司门口,看了看姑娘,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汁么名字呢?」   「我叫小宁,梨子园的。」   麻三点头,又望了望她的裙子,小宁满脸通红,急忙用手挡了一下,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身子一样。   「呵呵,裙子这样还挺有个性的。」   小宁脸更红了,低头笑了笑。   麻三一闪身进了药房,他边走边琢磨着该如何说进春药这事。里面大部分都是女孩,这可多难启齿,说了人家怎么看我呀!   不过为了自己那美好的未来,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他趴在柜槟处。   「嗳,你怎么又来了,严璨,你那个老同学又来了,过来一下。」   这时麻三叫了一声:「你可真是的,我什么时候叫她了,就是找你的。」   不远处正背对着麻三的女孩转过头,看了看麻三,哼了一声,说道:「拉倒,以后我可没有他这位同学,不认识!」   女孩这时也笑着对麻三说道:「我说帅哥,你这回可把我们的美女给得罪了。你呀,还是好好的表现表现,或许还有机会。」   麻三看了看这个叫严璨的女孩的背影,确实很漂亮,白色大褂下丰满的臀部一分两瓣,每一瓣都圆溜顺滑,显得格外性感;白大褂也掩盖不了的那两条修长美腿;黑黑的长发披肩,象是一道瀑布,每一次扭动都能引动千丝万缕的婀娜多姿;长发下那时不时露出那迷人的耳蜗,两颊的绯红,还有那嘴角微微的唇动,每一个动作都跟其他女孩不一样,那么令麻三魂动!   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一个女人,越是有难度的女人,似乎越能引起男人的兴趣。   「看你说的,人家都不理我,哪里还是同学啊?我只是前段时间发高烧,有部分记忆记不得了,不是故意的,既然人家执意不理我,那就算了,就当当初没认识过。好了,我们不谈她的事了。你看看这个药有没有,我还得进一点,有些人要求,我也挺难为情的。」   说着麻三就故意没理严璨,跟这个女孩说了起来。其实麻三很清楚的发现这个叫严璨的老同学也不时回头看着自己的举动。他知道这样的女孩只能智取,不能蛮来,先吊吊她胃口再说。   女孩拿起那张单子一看,突然把一枝笔扔了过来,笑着骂道:「你、你这个全进可真不是个东西。要这个药干嘛?你那不是开在村子里的吗?哪里用得着这个啊?」   麻三一听,很是纳闷,问道:「我说小姑娘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姐们告诉我的。你那个好老同学啊,在你来之前还一直和我念叨你呢!」   麻三一听,急忙打住说道:「得得得,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说我们的,别提她了,我都名草有主了。」   小女孩笑了笑,说道:「好好,不过这个性药是限量的,可不是让你们这些人滥用的,万一对哪个女孩有什么阴谋诡计,那可不是我们的错。」   「呵呵,看你说的,我们都是正经人,不像你们想的那样。」   「好好,反正这药又不是我们的,给钱就给药。付钱吧!对了,是要喷的?还是粉的?是男用的?女用的?说个清楚,你这说得不清不楚的。」   「哦,都拿一点吧!看看哪个好卖就用哪个。」   女孩按单拿药,装好递了过来。   最后还叮嘱道:「好了,好好做人,为人民服务啊!」   「瞧你这个小姑娘说什么话!」   说笑着麻三头也没回的出了门。   刚一出门,这个叫严璨的女孩就急忙跑了过来,看了看门外,问旁边的女孩道:「嗳,他没问我啊?」   「没有,连头都没回耶!」   严璨气得一跺脚。骂道:「真是个大老粗,一点都不会做人。」   旁边的女孩笑着说道:「看你说的,人家都说了,名草有主,怎么,你还惦记着人家啊?」   严璨气得哼了一声:「我看啊,他就只配跟那村里的女人结婚。」   说着气呼呼的走了。   麻三看了看门口,小宁正在门口蹲着呢!抱着双腿,好像很冷的样子,麻三笑了笑,走到她的跟前说道:「小宁,你怎么了,会冷吗?」   小宁一听,愣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道:「你可真逗,这么大热天的会冷吗?」   「那你还抱着腿干嘛呀?」   小宁这才发现这个举动,笑着说道:「看你那记性,你忘记把我的裙子弄坏了吗?我坐着不就露出大腿了。」   麻三一听,顿时笑了起来。   「看看我这猪脑袋。对了,我给你买一件衣服吧,反正我手上还有一点闲钱。」   麻三说着偷望了一下小宁,这样子看上去确是挺狼狈的,要是真不给人家买件衣服,那可真是不好意思回家。一条好好的裙子,被自行车一扯,沿着缝裂开了,虽然中间系了一下,但是立起身子,还是隐约能看到里面那白如玉的秀腿。   刚刚发育成熟的小宁,骨子里透着一股魅力,让麻三不得不起了歪心啊!   不论小宁怎么不同意,他还是硬拉着她去附近一间服装店里买衣服。   刚进店,一个女店员就迎了上来,一张笑脸让人感觉到非常亲切,她细声问道:「请问是给你女朋友买吗?」   麻三一听,愣了一下,小宁的脸更是通红,笑着说道:「看你说的,我才不是他女朋友呢!」   麻三这时笑着对店员说道:「呵呵,妹子,你看看我们俩有夫妻相吗?」   店员呵呵一笑道:「你可真逗,有有,非常有。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上一对,地下一双。要不你们过来看看我们这里的情侣服饰,保证你们喜欢,而且价格低廉,品质保证。」   「走,看看去。」   这时麻三来劲了,非要拉着小宁去。小宁看了看麻三,一脸不好意思,硬是被拉了过去。   「我不要、我不要!」   麻三看了看小宁,低头俯耳说道:「你怎么不会想啊!你没看到情侣装两件跟那边一件的价钱差不多,你有我也有,多划算!我也想买件新衣服穿穿呀!」   小宁看了看价钱,最后终于默认了。二人选定了一套,让小宁去试衣室里试穿,麻三就在外面静静的等候。   一会儿,门一开,小宁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这可把麻三给看愣了。真是没想到那么落魄的女孩打扮起来原来这么漂亮,头发被随意卷了起来,散落着凌乱的几根,让他猛地想到了姜银在床上的样子,那脸上的绯红就如同刚刚做爱后的面颊,多么迷人的脸蛋!他忍不住看了看那件T恤里突起的胸,大大的、包得紧紧的,似乎能看到乳头在随着心跳一起舞动着,两个硬而立的乳头顶着T恤,看上去很明显,麻三幻想着用手去抓一下那对白嫩的奶,顺便再亲上几口,常一下这没有破过处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好看吗?」   小宁看着麻三那贪婪的眼神问道,麻三见自己失态,笑了一下道:「好看,好看,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店员也笑了,说道:「你看看你男朋友多会夸人。对了,你要不要再配一条裙子?」   女孩这才发现自己主要是来买裙子的,说道:「嗯,那这个衣服就不要了,我只要一件裤子就行了。裙子我怕骑不了自行车。」   「来来,我给你挑了一件,你来试试。」   这时坏透了的麻三,挑了一件迷死人的超短裙。小宁一看就面红耳赤,摇着手说道:「不不,这个太短了我可穿不了。」   「没事,你试穿一下就知道了。」   小宁这种女孩就是不懂得拒绝别人,别人一强行要求,她就默认从了。   当小宁再次从里面出来的时候,麻三这回彻底的着迷了,穿上新T恤和短裙的小宁,像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似的,显得很高挑,修长的大腿白由嫩嫩,裙子短得几乎都露到了腿根。   「太漂亮了。」   店员这时也看着小宁,望着她那浅浅的小酒窝,不由自主的赞美了起来。   「是啊!太漂亮了。走,我们回家去。」   说着麻三就拉着小宁想往外走。店员这时却顿时伸出手拦了起来。   「你的钱还没付呢!」   麻三一拍脑袋,笑着说道:「对对,你看我这脑袋。多少钱啊?」   「六十。」   麻三利落地掏出钱,小宁则满脸的不好意思。二人出了门口,小宁又跑了回去。   「小宁,你干嘛啊?快点回去了。」   小宁回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这样穿着不好意思回去,太短了,村里的人见了会说闲话的。」   说着小宁脸上露出一丝单纯的笑容。   得,换就换吧!反正看小宁那样子也没有穿过这么性感的衣服,麻:等她换回了以前那件破裙子,遮遮挡挡的向她家走去。   「对了,你不是说你家人病了吗?走,我跟着你快点看看去!」   「你还真的去我们家看病啊!不过我先说了,我家没有钱给你。」   麻三笑着说道:「看你说的,我可没有说要收你钱,再说我们做医生的就足要救死扶伤,不能见死不救。」   小宁一听,愣了一下,轻轻地说了一句:「医生,只要你能把我弟弟的病治好要我做什么都行,要是你愿意,我回你们家做仆人都行。请一定要把我弟弟救活啊!」   麻三最看不惯女人哭了,看见小宁那泪汪汪的双眼,忍不住百感交集,想到了自己当乞丐时的辛酸日子,没人问、没人理,生死全由自己,那种临死都无人问津的感受真的很痛苦。   「小宁,你就放心吧!我全进说过的话,从没有食言过。」   小宁这回真的哭了,大把大把的泪珠劈哩啪啦地往下掉,领着麻三回了在梨子园的家。   梨子园离全家庄没多远,大概就四、五里,小村子几百口人,地大物博,每口人都能分到三至四亩地,一年到头光这点庄稼就忙不过来了,所以外出工作的男人很少。麻三跟着小宁走城里的大道,一路颠簸,沿着顺河小道向小宁家走去。   放眼望去,大片的玉米地很是壮观,大风吹起,一浪接着一浪,犹如大海涛,凶猛地扑过来,又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村里的人来来往往,看起来比全家村好得多,至少能看到老爷爷们在路上来来回回。   小宁指了指村子口说道:「村东头第一家就是我家,家里没什么人,爹死后,妈也跟着改嫁了,家里现在只有我跟弟弟两个人,我的力气小,所以庄稼也没什么好收成,但是能糊口。弟弟平常身体一向都挺好的,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前段时间感冒后到现在常咳不停,钱早已买药花光了,没办法看病,所以我白天去城里的一家饭店洗碗、洗盘子挣点辛苦钱,好给弟弟买药。」   说着小宁的眼睛湿润了起来,麻三听着小宁的哭诉之后,顿生怜悯之意,刚才那种坏想法让他感觉到十分罪恶,比起小宁这个姐姐的伟大,自己真是太可恨了。   他骑着车子,望着眼前这个穿着很朴素的女孩,顿生敬意。   「没关系的,我去看看,保证让你弟弟尽快好起来。」   小宁拼命地点点头。不一会儿工夫,两人终于来到了村子口。小宁指了指村东头最边上的一家,说道:「这里就是我家了,里面乱糟糟的,要不我先去打扫一下?」   麻三笑着说道:「呵呵,没事,我又不像城里人那么娇气。怕什么啊!」   说着麻三便抬腿进门,进来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这里哪还像个家啊!除了最基本的一张八仙桌凳以外,真的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连床都是用几块木板拼成的。床的旁边有一床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席子,上面有一些花花绿绿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小宁睡的地方。麻三看了之后,心头一酸,这么漂亮的女孩身世怎么这么惨,真是太难为她了。   麻三二话不说走到小宁弟弟的跟前看了看,还没等他把身子翻过来,就听到她弟弟又咳了起来。麻三看了看舌苔,翻了翻眼睛,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刷刷刷」地写了起来。   写完后把单子交给了小宁,吩咐道:「按我写的这个方子去拿药,保证半个月不出,就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弟弟。」   小宁这时一看麻三那架势,缩了缩头,小声说道:「全医生,不好意思,我刚才都给你说过了,我家里真的是没有钱买药了。」   麻三一听,又拍了一下脑门说道:「你看看我这记性。好好,你跟我到我家,我给你拿药,免费。」   小宁一听,顿时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全医生,你可真是个好人。我们姐弟俩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你!」   麻三从来没有这么感动过,急忙把小宁拉了起来,这时他感觉到小宁的手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粗,反而细嫩润滑,美不可言。   小宁头一次被男人拉到手,顿时感觉到浑身发烫,急忙把手撤回,麻三也觉得不对,朝她招手说道:「好了,走吧!一起到我家里去抓点药喝喝。这病要是不早点医治,可能会引起并发症,那时可就麻烦了。」   小宁听了很害怕,麻三再三叮嘱没事,让她大可放心。   在麻三的要求下,小宁穿上了麻三给她买的衣服,因为穿着短裙骑不了自行车,所以麻三就要求小宁坐着他的车子去。小宁虽然不太同意,但是碍于他的好心就答应了。   上了车,开始五里路的长途跋涉,二人在玉米地夹着的小路上高高低低的往家里赶去,小宁的手不停地抓着他的腰,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到了家里,大门开着,正好婶子也在那里,一看到麻三来了便说道:「呀呀呀,姪子你可真有福气,家里有个美女老婆,现在又从外面领来一个,可真有你的。」   麻三一听,嘘了一声,说道:「婶子,你说什么呢!到时候孔翠真当真了,可就麻烦了。」   正在家里忙着的孔翠一听婶子在外面大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小姨子孔溪也跟了出来。   孔溪一看到小宁,说道:「我说姐夫,你行!家中老婆操劳,外面红旗飘飘,真是好本事。」   麻三一看小姨子那表情,解释道:「好了,看你说的,人家是来看病的,家里没车子,我就带着她过来了,看看你们都想到哪去了。」   「呵呵,我看你姐夫也不敢。好了,要是病号的话,快点去看吧,等一下要吃饭了。」   「好好。」   说着麻三就拉了一下小宁,小宁羞答答的跟了进去。   「别、别,大姪子,现在该轮到我了吧!你看看我都来了几个小时了。」   这时婶子叫道:「现在金鸽还是没有奶水,你赶紧去看看。」   麻三这时一听,心想:好,等我把这个小女孩的药开好了,就去看看金鸽,好把对小女孩没做的事情做到小鸽子的身上。他活动了一下胳膊,说道:「婶子,你放心,金鸽的事我都记在心上了,我把这孩子的药拿好之后马上就去你家看。」   麻三一脸的笑容,时不时望着小宁,看着那鼓鼓的胸脯还有那两条白得发亮的双腿,简直太美妙了,要是真的能感觉一下这处女的味道那该多好,不过现在看来自己的快乐不能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要是有机会,等把她弟弟的病治好了,再去勾引她也不迟,小孩子应该别有一番风味吧!   想到这里他坏笑了一下,哪知门口人影一晃,只听到孔溪笑了笑。   「我说姐夫,看你那笑容有点淫荡啊!我可告诉你,要是你敢对别的女孩有什么想法的话,我和我姐都不饶过你。」   孔溪说着,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他。麻三的心思一下就让别人戳穿,顿时面红耳赤,心想:这个小姨子的嘴真是关不起来,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   婶子在旁边也听到了,顿时哈哈大笑道:「对,说的太对了,我看你姐夫也不怀什么好意,时不时的往人家那腿上瞄,瞄什么啊,越来越坏了,要是你对人家有什么坏主意,婶子也饶不过你。」   麻三一听二人这么说,是有口难开,恐怕越解释越不清楚。小宁更是害臊得满脸通红,两只嫩手直护着她的阴部一动不动。   「好了,不跟你们多说了,我得工作呢!你们还是到外面候着,到你们了我会叫你的。」   「哼,怎么,想趁没人好办事儿啊?告诉你,我可没我姐那么傻、那么信你,我觉得你长得帅就是个祸害。姐放心,我还不放心呢!我们就在这里看着你开药,她走了我才放心。」   婶子这时也一反常态,说道:「对,太对了,就得这样。我老头那么难看,我还不放心呢!你们男人啊,没有一个能信得过。」   麻三一看,这回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只好低着头抓药。不一会抓好了,他便拉着愣在一旁的小宁出了药房,准备把小宁带回去。   「姐夫,别、别,你不是还要看病吗?这苦力活我干就行了。」   说着孔溪就准备带着小宁走。这一下麻三可急了,他很心虚,耍是这个小宁什么都不懂,把他们一起买情侣装、给她免费抓药的事说漏嘴了,那就完了,回来不被孔翠扒层皮才怪!   麻三正想拉着小宁叮嘱几句,可是孔溪却一把将她拉了过去,让小宁坐上车子骑着走人了。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可把麻三的心揪得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默默的祈祷着上天能够保佑一切都如愿以偿。   话分两头,暂且单说孔溪。姐妹二人在麻三去城里进药的时候就商量过了,孔翠觉得丈夫这回发烧后大变,孔溪也觉得十分不对劲,以前姐夫从来不会跟自己打打闹闹,有时候甚至对自己很反感,但是这回就不一样了,不但不说自己疯了,还对自己有点打情骂俏的嫌疑,的确令人不解。

    在线小说网_AV激情小说_av小说全文阅读,本站提供免费在线小说阅读,天天更新激情小说成人小说乡野痞医第二集好看电影(kdydh.net)福利视频电影在线看电影网址大全导航 www.kdyd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