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楼梯间

    看电影导航

    「肏!」我把最后一颗篮球用力地往体育器材室的地板上砸。   「干,最好是每次都是我收球。」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 击进入但又似反打了自己一巴掌,旋即弯腰捡球。   「烦死了补习又要迟到!」右手抓着没放几本书的橄榄绿书包,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往校门对面的公车站牌。   赶到补习街,街上已经没有人潮了,是啊妈的收完球校车刚好也开走了,等公车又要等上半天,到补习班的时候早就已经上课好久了!我在心底不断发着牢骚。 胡乱买了一份葱抓饼、一杯大杯少冰奶茶,就往补习班大楼走去。算了,乾脆不去了!   原来顶楼还有这种地方喔……满不错的,除了旁边那个怪咖。我坐在顶楼楼梯间的转角嘴巴喃喃自语,其实我常来这里的,这阵子班上放学后都在练球,但偏偏 收拾东西的都是我,高 三压力这么大,补习一迟到我就索性不去,跑来顶楼这里发呆、睡觉、杀时间,偶尔全身脱光,偷偷在这里打上一枪,把精液射在已泛黄的粉 刷白墙上。   但今天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人--一个男人,好吧,其实我偷偷注意他好一会儿了,他看起来有些落寞、有些凌乱,因为他的胡渣冒出来了,白色衬衫的领口也 开了几颗扣子,袖子当然也是卷到手肘之上。他会抽烟,不过他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楼梯间转角的另一边抽烟、发呆、放空。他的双手手肘是撑在曲起的膝盖上的 ,所以合身的西装裤一紧绷,便看到他脚上黑色的袜子。不过我不懂为什么他的脸颊红的像要发烫一样。干!我这么仔细注意他是做什么!?既然不能睡上一觉,我 只好打开书包,拿出一本将翻烂的英文单字,边翻阅,边配着晚餐的葱抓饼吃下肚。   「欸,小弟弟。」我听到声音,浑厚饱满的低音,好听。   「这里啦,欸。」   「蛤?」我回过头。   「这里啦!」他大手一挥,我才发现他已经在我背后换坐到另一角。   「读哪啊?X中吗?」   「呵呵、是啊、喝喝……」我知道他为什么脸红了,他喝酒,我发觉情况似乎不太对,连忙打起哈哈。   「我真的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道吗?你跟我说啊!」什么?他到底在说什么?   「我失恋了啊!」他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小鬼一样对着我大喊,我觉得有点好笑,哈!   「噢,是喔,呃,加油。」我真的不敢说些什么,小心翼翼地回答。大可以一走了之啊!但青春期不就是犯贱二字,我就是想看他酒醉闹笑话,哈!   「喂!过来啊陪我喝啊!」他开始揪起酒伴了啊。   「呃,我不会喝啦,哈哈,抱歉。」哈哈哈哈哈哈,我心底应该是这么多个哈才对。   「呿!$%@&…#…*」真的醉了啊?满口胡言乱语,听不懂。   醉成这样也难怪他会失恋,这窘态谁会跟他在一起啊?我想我当时大概是一脸不屑吧。   「你为什么要这样……」但在数分钟的沉默之后他开始低低地哭。   我愣住。   「欸,好啦,女朋友再找就有了啊,别哭啦、别哭啦!」我壮起胆子用手大力地拍拍他的背,嗯,很结实但又有肉的背。   「你懂什么!我都要打算结婚了…」毕竟是醉了我想我再多说些什么也无济於事吧。   他是个可爱的人,哈哈,至少醉了时很可爱。   「欸,我该走罗,你保重啦,掰!」我抓起书包、起身,打算赶快离开这里。   不料。   「喂!你干嘛啊啊!?」我跌了踉跄,整个人往前仆倒,但我旋即发现我不是跌到。   我被那个疯醉汉压倒。   「不要走啦……」只是个西装上班族啊!为什么这么有力这么大只!?   我整个人被他硬生翻了过去,和他面对面,两人僵硬了数秒钟之后,他将发烫的头躺进我的颈窝。他那充满酒气的鼻息不断在我的耳垂周围浮动,我有种痒痒麻 麻的感觉,说不上来,但我不排斥,很奇妙的感觉。而且我明明就没有喝酒,为什么我的脸也开始发烫?   又过了数分钟后,就在我将要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猛地抬起身体,俯撑在我身上,用那双眼睛慢慢地在我身上游移,仔细看遍。他的眼睛有些血丝,但还 是十分锐利,像豹子一般的锐利。天啊我觉得好诡异,一个高三生被一个莫名其妙的醉汉箝制在他手臂之间,还被这么仔仔细细地观赏玩味一番,好诡异!   「你……」他出声了?我渐渐陷入迷迷蒙蒙的状态,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啊?什……」最后一个字我来不及吐出,因为他的嘴唇已经覆盖上来。   好热…好湿好滑喔…他的舌头不停地往我嘴里钻、缠住我的舌头;用他的嘴唇含住我的。他引诱性地用舌头勾着我的舌头去缠舔他的嘴唇,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 我伸了过去,但却笨拙地一直舔到他的牙齿。他闷哼了一声,大概是受不了我这么没技巧吧。   他突然将手绕到我背后将我揽起,左手掌压着我头,好让他能更伸入地亲吻;右手开始焦急地解开他身上的扣子、西裤、还有我身上的高中制服。   「那、那现在是要怎、怎样?」当他离开我的嘴时我只能说出这种断断续续的句子。   「不怎么样啊……」根本是似是而非的回答啊!   他想扒开我的蓝色运动内裤,天啊太尴尬了!我硬了,我反抗,不想让他脱掉。而他似乎认了不打算脱去我的内裤,我松了一口气。但他却突然用舌头隔着内裤 舔起我的睾丸。我该反抗的啊!我该啊!   但我没有。   我将双手撑在背后,挺起充满气味的三角地带,他正不断地咬舔我的内裤和间接地吸吮我的阴茎。很快的紧身四角的运动内裤已经被他舔吮得湿透了,我克制不 住地喘着大气,自己都觉得脸夹好烫好热好红。   「脱掉,躺下。」他又说话了。   「噢。」我竟然照做!   我全身僵硬地躺着,他低头,伸出舌尖缓缓地划过我的乳头,我瞬间有种触电的感觉。   「粉红色的啊…哈…」他边舔,边发出那种充满猥亵的句子。   「啊…啊…」他的舌尖划过马眼,轻轻地往马眼里钻,手还不时的轻捏睾丸,我的手忍不住地紧抓住他的肩头。   「啊!」他猛地把我的阴茎整根含入,好爽……湿湿热热的触感、真空般吸拉住的感觉,我舒服得好想射。他的舌头不断在我龟头上缠绕,舌尖慢慢地划过冠状 沟、吐出阴茎,在瞬间整支含入;大力的吸吮,楼梯间传出阵阵的淫秽水声,我禁不住地微微呻吟。听到我的呻吟,他更加卖力地舔弄,甚至用手指去试探我的肛门 。   「啊!」我大叫。   我有种被控制、被掌握、被主人宰割的异样快感,天啊,原来、原来肛门被手指插入是这样的感觉?我的阴茎变得更硬了,挺立在空中,一晃一晃的让人想一口 含住。   他站起身,将退至脚踝的裤子脱掉,但黑色的丝袜并未脱去。衬衫的扣子已全开,但同样未脱去。   「过来吸。」   我像仆人一样听从他的命令,顺从地舔起他早已硬挺的大阴茎。真得很大,比我的还大上许多,而且颜色好深、偏黑,大大的龟头好像鸡蛋一样可以让人饱满的 含住一口,再用我的舌头轻轻浅浅地在他的龟头上刷来刷去,他也开始发出阵阵的呻吟。   「好爽……」他的厚实低音夹杂着浓重的慾望。臀部不自觉地往我的喉咙顶去。   他的衬衫有淡淡的香水味,就连跨下也有,混合着不浓不淡的汗骚味,变成一种极度诱人的麝香,引诱着靠近他的大屌的人,将嘴打开让他插入。好好吃,我好 喜欢吃他的阴茎。   「吐出来。」他说   「唔……」我出声表示同意。瞬即吐出。   银亮湿漉的大屌在楼梯间的昏黄灯光下显得更加硕大、生猛,紫红色的大龟头被我含的更硬更硬。他脱下略带香味的衬衫,卷成布条,将我的手反绑在背后,我 一惊,但也大概知道他将要干嘛。   「放轻松。」   「嗯……」   我很紧张,身体一直颤抖,他一定感觉到了,三根手指一直不敢继续进出我的肛门。在适应了十多分钟之后,他和着口水,缓慢得插进我的肉穴里。   「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满涨感惊吓到,叫了出声。   「怎么了?」   「没、没有!爽。」我胡乱地回应他。   他开始规律地抽插,他抱着让我靠坐在他身上,他则在下方将他的大屌往上顶。   「啊啊!」   「顶到了吗?哈!」这叫顶到了?他真的醉了吗?为什么还能这么清醒?!   我感到酥酥麻麻的快感,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像尿尿,但又不是,像射精,但也不是。他又换了姿势,我们两人侧躺在楼梯间的地板上,他在我背后猛烈地做 起活塞运动。速度很快,快的他的大腿撞击我的屁股时,发出阵阵的声响。   「顶、顶到了…啊啊…」我没办法不颤抖了,好难以忍受。   「啊啊……」   「爽吗?」他问。   「爽、爽啊……」   「啊啊!太快、太快了!」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下都扎扎实实的撞击到他所说的点。   「你好紧喔…好棒…」   「……」我已经无法言语。   「要射罗!」   「唔…嗯…」我的龟头开始大量流出清白色的液体、全身发软、发烫。   「嗯、嗯!」一阵快速的抽插后他用力地顶住我的湿热肉穴。我隐隐感觉到一阵一阵热烫的激流射进我体内。   良久。   「醒了吗?」   「喂!醒了吗?」   「啊!?」我惊醒,大叫。   「已经很晚了你不用回家吗?」他似乎也酒醒了。   「呃、啊?」   「你该回家了!你清醒了没啊小弟弟!」他没好气地看着我说话。   「噢,噢,我睡着了。」我愣愣地点头。   「来,过来。」他招招手示意我靠近他。   「头发乱了。」他拨了拨我短短的浏海。   「会不会饿啊?」   「呃……」我快饿炸了!!   「哈哈,走啦,带你去吃宵夜,」   「噢,好啊。」我什么时候穿好衣服的?他帮我的吗?   「要吃就走快点啊!」他走下几阶楼梯后回头向我喊了喊。   「噢--好啦。」   我迈开步伐跟上他的背影,他的皮鞋在楼梯盘桓之间咖卡达卡达的响,我在他背后静静地听,直到我们走出大楼。   「下次练球记得多带套衣服。」趁着红灯他暮地开口。   「蛤?」已经冬末了现在也差不多是最后一场雨了吧?   「小朋友汗味这么重。」   「噢!拜托!我练球有换球衣啊!制服哪有味道!」抓起衣领嗅了嗅,还真有点味道,啊哈高中生咩。   雨有点大,车里冷气轰隆隆地转送出凉意。我搓搓手臂,把柠檬黄制服上衣的第二颗扣子给扣上,冷嘛。   「后面有外套。」他指了指后座。   「噢。」这是我数不清第几次披上这件外套了。   那晚消夜我整个饿坏了,一盘蛋饼、一个肉包、一个饭团、一份烧饼油条,吃完了再来一杯大杯冰豆浆作结。他倒是什么也没说,只笑笑的看着我、随便吃些我 点的东西。我咬一口肉包,他再接过去咬一口,把我留在肉包上的咬痕吃掉。那时候我竟然还觉得有点尴尬。   「那要去哪?」干!当初就被一顿消夜收买了。   「你说呢?」   「上次那家?」   「你喜欢?」   「噢,还可以啊,不然就去那家啊。」   「好。」   「离你家有点距离,晚回家你妈不会骂吗。」他的视线停在远方车灯,没有转头。   「欸,还好啦,应该不会太晚吧。」   「你说的喔。」   「靠呗你笑屁。」有人嘴角微微地往上勾。   「我没有啊哈哈小孩子。」然后开始裂嘴。   「小朋友真麻烦,时间绑东绑西的,唉~。」他故意重重地叹口气。   「……」   「先生您好!」   「休息。」   噎?每次都不是很敢抬头看那个小姐的脸,她说不定认得出来我们咧,上次也是穿着制服就和旁边那个老脸来、来开房间。   白色的轿车缓缓开进略嫌窄的车道,六零一,对,就是这间。我看着他只手撑跨在椅背上,转头倒车,额头上有些细细的抬头纹浮出来,就说他是老脸!   「书包拿着啊。」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 击进入他站在打开的车门旁,手里抓着我那干扁的书包。   「不用啦,反正也没装什么东西哈哈哈。」我想赶快上去躺床啊!谁管书包啊!   「我帮你拿,装球衣那包包也拿上去顺便冲一下。」「噢,好吧,谢谢。」我正拿着钥匙打开门房。   突然我听到脚边两声袋子落地的声音,背后有股热烫的气息。   「欸,你今天口气不太好喔。」他站在我背后,嘴唇在我耳畔轻轻地说、轻轻吹气。   「嗯……」   他的手掌从制服下摆伸进上衣里,食指拇指抓捏着我的乳头。舌尖也灵活地顺着耳蜗来回舔弄,再冷不防地整口含住我的耳垂。我有些瘫软,他半推半抱地开了 门,将我带到房里。   「啊不用洗澡吗?不是说有汗味?」   「很香啦躺好。」他没抬头,在我颈间来回舔吻。   「啊……」大约在锁骨上端处,每次他舔到哪里时我都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像是受到激励,他猛地抬起身,好看的双眼皮尾端有一点细纹。他半眯着眼看着我的上半身。然后快速地把彼此的上衣脱掉。他胸肌真是比我大太多,肤色不是 很黑,我还比他黑咧,他也没有我这么明显的腹部线条,他曾说过,年轻真好,代谢快、体脂又低。   他身上老是有种淡淡的、混杂着些许体味的香水味,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有点暖暖的姜味、像木头一样,很有安全感。   他压下来,开始细细地用嘴唇磨印我的。   他突然放大了好几倍,感觉整个房间都是他的存在。我的乳头被捏成艳艳的鲜红色,他的舌头渐渐往下舔去,沿着胸与胸之间浅浅的沟,还没忘记用舌尖轻佻已 经十分敏感的乳头。再到腹肌,再到不算浓密的下腹部。   「想被舔哪里?」他微抬头,眼睛盯着我问。   「蛤啊?」我根本无法及时反应他的问题。   「想、被、舔、哪、里、啊、?」干!故意的!他边说,边用拇指在早已分泌出许多淫水的马眼上磨着。   「啊!嗯…」我只能喘着气,叫出声来。   他拿起丢在一旁的窄版黑色领带,将我的手绕在身后,轻微地绑着。然后一口把我的屌含在口中。他的舌头沿着龟头与阴茎交接处的沟槽来回舔着,那实在太敏 感了,我好几次忍不住想把他的头给推开,却在正要这么做时,再次想到自己双手正被绑着。   我没办法抵抗。很爽,但又忍不住,想停止,但又停不住,我开始扭曲身体。   「乖乖的。」   「啊、啊……」最后也只能空洞地叫出淫荡、颤抖的低语。   「来,到床下去。」他把我扶起来、赶到床下。   他将铁灰色的西装裤褪去,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灰色四角裤。像个刚加冕的王者一样坐在床缘。   「过来舔。」   「好……」啊啊~~!我还是觉得好羞耻!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还是觉得为什么我可以这么听话?   房间里阵阵的吸舔声,我用舌尖顺着他的屌型把内裤给舔湿了,好大,龟头像鸡蛋一样,让人唾腺不自觉的分泌更多更多,只为了可以吃到那带点麝香味的龟头 。   「可以了吗?」我抬头问他。   他没出声,轻抬起臀部把内裤脱掉丢在一旁。   我立刻把头凑过去,舌头往马眼里钻去。   「干!爽!」他只有在这时候才会语气激动。   我像吃棒棒糖一般舔着龟头与阴茎的系带,被绑着的双手还不时地抓捏他沉甸甸的睾丸,好像随时可以射出又多又浓的精液在我脸上。我倏地将整个龟头含入嘴 中,实在太大了,我只能含住龟头,并用仅剩余的一小点空间进行活塞运动。   「快一点,再快一点。」他忘情地闭上眼睛、双掌搭在我的头上,试图让他的大屌更伸入我的喉咙。   但我真的没办法了,我猛地吐出大龟头,深吸口气。他像是知道我已经尽力,微坐起上半身,右手轻拍我的背,还摸了摸我短短的头发。   「来,躺上来。」他把我抱上柔软的大床,让我俯卧在床上。   「啊!」他竟然舔那里!   他的舌尖像蛇一般轻轻地往穴里钻、在周围绕圈似的不断舔弄刺激。、那里太敏感了,我忍不住地不断颤抖,两片臀肉紧紧地向内缩。被摆在头前方的双手紧握 成拳,两排牙齿用力的咬紧。   「再叫大声一点啊!爽吗!」他说完立刻用中指往穴里插进一指节。   「啊!好、好爽!」声音里满是被那根手指侵入的刺激感。   「想被什么东西插进去吗?」他边说,边从公事包里拿出预备好的 probe,倒在我的肛门上。一股凉意让我再次颤抖。这时候他把整根中指插入,紧窒湿热的肠 壁立刻把手指吸住,让他无法拔出。   「干,你里面好紧,不让我拔出来。」他一说完,又立刻把食指也塞了进去。   「啊!」我整个臀部霎时往前顶,无法忍受突如其来的侵入。   「很爽嘛蛤?」他语带揶揄地问着。   「嗯…很爽…」我胡乱无力地回应他。   「想被什么插进去了吗?」他在放入第三根,手指不断在肠道里来回抽送。   洞口随着手指插入而扩大,退出时又缓缓缩回紧窄的小穴口,还不时滴着过多的润滑液。   「我要插进去罗?」   其实根本不用我多说,他整个人压上床,靠在我背上,在我耳边喘着大气说话。我感到一根极热又烫的棒子在我的臀肉之间顶磨着。   「我想插进去……」   「好、好啊…」不等我说完话。   硕大的龟头往肠道内挤进。被撑开至极限的感觉瞬间扩散到整个身体,随后是一阵酥麻的让人战栗的酥麻快感。那种过於迅速而产生的酥麻快感。   「啊啊!」我爽的大叫。   「干!好紧!」他大叫,并用力地往前顶。   他那布满浓密体毛的一双小腿把我的小腿牢牢架住,性感的屁股极速地起起伏伏,猛烈地撞击的我臀部,力道大得房里都是阵阵的啪!啪!声响。床铺则随着快 速的抽插跟着   上下起伏。我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身体早已湿透,他的也是。   他又将上半身紧紧贴在我背后,双手绕到我胸前,用力抱紧我,接着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嘴巴还故意轻咬着我的肩头,在两边肩上都留下深浅不一的齿痕。   「爽吗?」他又更大力地往前顶。   「很爽!」湿热的肠道把热烫的大屌紧紧包夹住,里头起起伏伏的皱褶不断磨弄着鸡蛋般大的坚硬龟头。   「再来!再来!」我狂乱地大叫。   他开始把头埋在我的颈间,大屌先是迅速地抽出,只留一小截龟头在穴口,随后马上狠狠地尽根插进湿烫的菊花里。他如此猛烈地抽插,肉与肉撞击的声响益发 大声。   我开始感到一股浓厚的尿意,但又不太像是尿意,浓浓的、重重的,非排不可。我的脸颊一定非场吧,我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要煮沸一般的滚烫。顶在床铺上的 阴茎越来越硬,我的淫叫也越来越颤抖。   「想射了吗?」他也同样喘气。   「想啊,啊!」我被顶的无法清楚说话。   他又更加快速地来回抽插,硕大的龟头似乎又变得更大,把肠壁撑到极限。   「我、我想射了……」一阵高潮将至的高原快感爬满全身,我克制不住地大叫,他尽全力地往前顶。   「啊!」庞大的筋挛快感从肠壁深处、臀部、大腿、腹胸、颈子爬到面颊最后直冲大脑!   他猛力顶到最深处后也开始颤抖。   一股烧灼感在我体内散开,我的龟头跟着挺动,一波又一波的白色精液洒在床铺之上。   「射了……」   「嗯……」   两人都瘫软在床上,无法言语。   「眼睛闭上」   「干嘛?」我拿着肥皂搓着身体。   「快点。」他抓起莲蓬头。   「干嘛啊?」   「帮你洗头,快点。」   「噢,好啦。」   温热的水从发间缓缓地流过额头、眉骨、再慢慢往下。他拿起一旁的洗发乳挤在手上,帮我搓洗头发。一时之间两人都不再说话。   「学校没有淋浴间吗?」他忽然问起。   「怎么?」   「你早上也有练球不是吗?」   「对啊,怎样?」   「不洗乾净、打扮得乾净一点怎么勾引小女生啦。」「不需要啊。」   「什么?」他拿起莲蓬头,没听清楚我说了什么。   「没事。」   「帮你冲一冲,等一下衣服穿好该走了知道吗。」我点了点头。   「真的不用送你到路口?」他坐在车内再次质疑。   「啊我就说不用啊。」雨已经停了,现在去总站搭车刚好赶上最末一班车。   「让你送到路口不好啦,离我家太近,我怕被我妈看到。」「好吧,到家打个电话给我。」他安静了一下,彷佛在思考些什么,然后要我到家后打个电话给他。   「好啦好啦我会啦,车快来了先这样啦,掰掰。」「嗯,掰掰。」   他转起车窗、倒车再笔直地往前方驶去,白色的轿车被黑灰色的夜晚逐渐吞噬。   「再见。」我用没人听得到的音量又说了一次。     字节数:16154     【完】

    在线小说网_AV激情小说_av小说全文阅读,本站提供免费在线小说阅读,天天更新激情小说成人小说楼梯间好看电影(kdydh.net)福利视频电影在线看电影网址大全导航 www.kdydh.net